轉型正義 民進黨政治騙術

天境傳媒 - 社論
社論HeadlinesLegalNationPolitics國內政治法律社論頭條2017-07-24

綠營打手律師『顧立雄』於蔡英文及民進黨政府全面執政後蒙受垂憐,轉換跑道,由綠營圍事律師,轉型為「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主任委員」,為蔡英文揮刀指向國民黨黨產一事盡忠報效,磨刀霍霍向豬羊,毫不手軟、朝乾夕惕,頗能講求「先有苦勞後有功勞」之箇中精髓,因此聖眷正隆,儼然為蔡英文及民進黨政府當下辦事最牢靠之屬員。然而,由於蔡英文及民進黨政府強勢推動之「轉型正義」概念過於空洞、意義過於玄虛,百姓普遍不明就裡,輿論亦認為台灣當前最要緊之事乃振奮經濟,而非大搞意識形態之復辟,遑論<促進轉型正義條例>或<政黨及其附隨組織不當取得財產處理條例(即:黨產條例)>皆明火執杖地指向國民黨,針對意味極強,絲毫不遮掩藉由立法院修法打擊敵對政黨之企圖,因此亦廣泛地引起知識分子之擔憂,蔡英文及民進黨政權在台灣歷經兩次政黨輪替之民主時代,竟大開倒車,縱容立法院因人設事,量身打造毀滅在野黨之特殊律法,使法律純潔至上性格,沾染政治之污黑泥漬。學習法律出身之蔡英文,深知以操弄法律之方式,得以快速便捷地排除異己,因此出賣法律人之靈魂,墮入權力慾望之深淵,而與民進黨政客上下交相賊,共同將伊塑造為極具威權性格之領袖。

 

WiiWii

出於對威權時代再現之擔憂,心懷台灣未來之知識分子莫不對前述蔡英文及民進黨政府大肆推動之<促進轉型正義條例>或<政黨及其附隨組織不當取得財產處理條例>等系列舉措冷眼相待,「因人設事」乃立法之大忌,蓋若因人設事成為通例,則毋寧允許握有權柄之在位者,得以藉由制定法律,公然剷除異己,此亦為<政黨及其附隨組織不當取得財產處理條例>有違憲疑慮之主因。

 

再者,因人設事本身即頗為違背「正義」之訴求,蓋在『約翰·羅爾斯(John Rawls)』的<正義論>中,係藉由「社會契約論」之論述方式,處理分配正義(Distributive justice)之問題,強調:(1)每個人都應該有平等的權利,去享有最廣泛的基本自由權;而其所享有的基本自由權與其他每個人所享有的同類自由權相容(Each person is to have an equal right to the most extensive basic liberty compatible with a similar liberty for others.),及(2)應該調整社會和經濟的不平等,使得:(A)各項職位及地位必須在公平的機會平等下,對所有人開放(機會均等原則)、(B)社會中處於最劣勢的成員受益最大,並與公平救濟原則(just savings principle)相容(差別原則)。(Social and economic inequalities are to be arranged so that (A) offices and positions must be open to everyone under conditions of fair equality of opportunity. (B) they are to be of the greatest benefit to the least-advantaged members of society, consistent with the just savings principle .(the difference principle),簡而言之,在羅爾斯的正義論中,係假設每個人的機會乃均等且對所有人開放的,自然不允許以因人設事之方式創造優勢(或劣勢)。亦即,以因人設事作為政府臨民處事之方法,本質上即與正義相悖。遑論蔡英文及民進黨政府所推動前述<促進轉型正義條例>或<政黨及其附隨組織不當取得財產處理條例>,均係赤裸裸地藉由立法院過半席次之多數暴力,而強渡關山,即便目的本身無可厚非,但以因人設事之錯誤手段,自然難以擔保目的之達成,反而有回噬目的本身正當性之疑慮。因此,稍具深謀遠慮之士,對前述多數暴力之公然演出,莫不心懷憂慮。亦因此,顧立雄上任近一年,僅能於鏡頭前聲嘶力竭地作秀,雖獲得部分草根百姓之支持,卻始終無法於知識界引起共鳴。

 

酷咖啡 Kool Caffè

甚且,顧立雄深知蔡英文及民進黨政府完全執政後因思慮不周、行事不完備而民心盡失,支持度迅速下跌之時,亟需有振奮人心、攏絡民意之消息,善體上意的他,遂將前述因人設事之律法,執行得淋漓盡致,企圖為支持度陷於低迷之蔡英文及民進黨政府尋求解套或移轉焦點之途。因此,近日一方面傳出黨產會向國民黨追徵轉帳撥用土地價額新台幣8.6億元,並對外強悍地表示「若國民黨不配合繳款,依行政執行法之規定,國民黨之法定代理人即國民黨黨主席,日後可能被限制出境甚至拘提」云云,顧立雄顯然企圖將國民黨塑造為「賴帳、死不認錯」之形象,藉此再次將蔡英文政府施政不力之民怨及怒氣,移轉至國民黨一方;另一方面,顧立雄更適時地對外表示:「轉型正義於台灣難以落實,係因李登輝擔任國民黨主席時期,要求大家『眼睛要看前面,不要看後面』,因而錯過轉型正義在歷史中實踐的最佳時刻」;顧立雄並進一步表示:「欲變動體制便須修憲,而修憲復觸及兩岸之敏感政治神經,以致台灣的轉型正義難以達成」,簡而言之,顧立雄於媒體前表現出自艾自憐、時不與我之感慨,裝演出有志難伸、英雄氣短之神韻,係為蔡英文及民進黨政府執行轉型正義無法取得社會共識、挫敗難免之不堪結局,預作鋪陳,早先一步將日後之挫敗,歸責於體制、歸咎於修憲不易、責難於卸任近20年的李登輝…。

 

在台灣實力日漸喪失之時,「轉型正義」之實踐,是否為政府首要之務,或許見仁見智,但「以錯誤之方法,難以擔保目的之實現」則為亙古不變之定理。遑論蔡英文政府執行轉型正義之主力機構,「黨產會」頭子顧立雄,在推動黨產條例未滿一年之時,即已為日後之挫敗預留卸責之後路,「勝兵先勝而後求戰,敗兵先戰,而後求勝」,孫子兵法的<軍形篇>,恰如其分地為黨產會徒然的白忙一場,預先做下註解…。

錢借貸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