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 戲謔式的母語拯救

天境傳媒 - 社論
社論EducationHeadlinesNationPolitics國內政治教育社論頭條2017-07-05

日前蔡英文出席在新北市新莊典華會館所舉辦之「講客廣播電台」開播儀式,對媒體指出,台灣一直有成立全台性客家廣播電台之必要,但歷任政府遲遲未付諸實施,迄今總算順利完成。蔡英文並指出,全台性的「講客客家電台」乃客語在「文化轉型正義」中之重要指標,亦為「客家文藝復興」中之重要里程。儀式當中蔡英文並煞有介事地以客家話透過廣播說道:「我們的『搶救母語大作戰』,已經開始了」,並進一步表示接下來會在立法院推動《客家基本法》草案之修法、客語列官方語言、國民中、小學也會把客語列必修、在客家文化重點發展區,公家機關將逐步提供客語服務。蔡英文洋洋灑灑地羅列即將施行之「搶救母語大作戰」作戰方針,一言以蔽之,蔡英文希冀藉此對客家族群傳達「伊身為客家人,必然會率領政府會力挺客家、絕不讓客語消失」等特意親暱之政治訊息。

 

WiiWii

蔡英文及民進黨政府大肆宣揚力挺客語等舉動,背後之政治動機與選舉考量等因素等,無庸多費筆墨贅言。然值得思考者為,此等藉由「推動客家基本法修法、強迫學童學習,國民中、小學將把客語列必修、在文化區公家機關提供客語服務」等措施,企圖達成恢復母語、拯救客語於滅絕邊緣,究竟能展現多少具體成效,頗令人質疑,遑論「文化轉型正義」或「客家文藝復興」等詞彙,於概念上即失之空泛,蔡英文及民進黨政府行事作風向來好大喜功、政治口號喊得震天價響,但往往欠缺妥適規畫及切實執行、落實政策之能力,因此,此番『搶救母語大作戰』仍不免再次予人「蔡英文將執政視為辦家家酒遊戲」之戲謔印象。

 

自「語言學(linguistics)」之視角以觀,關於語言之學問,包含「語法、語義、語用」三大範疇,「語法(Grammar)」係指語言結構之研究,如對於詞法(單詞的形成與組成)、句法(決定單詞如何組成短語或句子的規則)以及音韻(聲音系統與抽象聲音單元的研究)進行研究;而「語義(Semantics)」則為語言之意義,探討之內容主要針對詞彙的意義和結構,而研究之對象則涉及語言學、邏輯學、計算機科學、自然語言處理、認知科學、心理學等諸多領域;至於「語用(pragmatics)」則關注語言之如何使用,並與符號學理論相互交叉、滲透,研究語境對語言含義產生的影響與做出的貢獻,乃語言研究中較為根本且重要之議題,研究範圍包括言語行為理論、對話內涵義、交流中的對話,以及從哲學、社會學、語言學及人類學等角度解析人類語言行為的相關研究。簡而言之,自語用學以觀,語言之使用須將語言置於社會整體之脈絡關聯當中方能掌握其真正意涵,宛如「家族樹(family tree)」般,與上下左右皆能產生關聯,亦皆相互影響、相互憑證,例如以漢字之「風」為例,單字「風」與「風水、風情、風行草偃、風聞言事、風傳、家風、學風、文風」等詞彙中所展現之意義,皆不相同,因此必須對於使用「風」此字眼時,相關之情境一併考察,方能正確掌握該「風」係「風水、風情、風行草偃、風聞言事、風傳、家風、學風、文風」之「風」。更由於對「風」字使用之全面乃中文僅見,因此清末洋人研習中文時曾吃盡苦頭,更有趣者為,亦因此,對於「風」字最先進行系統性研究者,竟為西方傳教士。

 

酷咖啡 Kool Caffè

由此可知,語言之學習乃至於傳承,必然難以脫離使用語言之「社會」,簡而言之,母語之傳承與社會之遞嬗,二者必然相互相連。因此當蔡英文天真地以為以「推動客家基本法修法、強迫國民中小學將客語列必修、在文化區公家機關提供客語服務」等方式即能夠拯救客家母語時,吾人僅能感受到其粗魯蠻幹之態度,與周邊欠缺專業幕僚群之實情。相較於十數年前即已大張旗鼓推動之閩南語教學之有限成效,台灣不乏年輕一代係藉由觀賞「霹靂布袋戲」而開始學習閩南語,並因此取得與祖父母輩以台語溝通接觸,學習更多傳統閩南語詞彙之能力。以政府公權力推動學校式之母語教學,孩童極有可能因此擔負更多之語言考試或檢定,當學習語言不取徑於生活卻滿足於考試,將毫無樂趣可言,自然難以期待孩童對母語展現興趣、主動學習,遑論透過教科書式之母語教學所習得之母語,是否為該等族群於生活中真正之慣用語言,頗令人存疑,台灣學生早年學習英文,背誦諸多無用單字,以致誤用之笑話,恐怕將再臨。蔡英文及民進黨政府與其將預算虛擲於教科書式的母語教學,不如將預算做為學童寒、暑假返鄉親近祖父母長輩、與之共同生活,直接學習母語之交通補貼。傳統母語既陷入失傳之危機,意味更可能失傳者,乃使用該母語而即將從人們印象中抹去的那一個傳統社會。即將失根之蘭花、即將遭遺忘的社會,皆非蔡英文戲謔性的母語拯救大計,所能挽回…。

錢借貸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