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 沒執政能力

天境傳媒 - 社論
社論HeadlinesMarketsNationPolitics國內市場政治社論頭條2017-06-14

習慣在餐敘中對黨籍立法委員做出指示的『蔡英文』,日前再次於與民進黨立委之餐敘中下達指示,認為前瞻基礎建設計畫是台灣未來發展的重要動能,年金改革則係社會期待,因而做出「年金改革、前瞻基礎建設等重大法案須明快、彈性的處理且須盡速完成審議」之期望。對此,民進黨團總召集人『柯建銘』則回應依照規畫,將在6月底前完成包含<公務人員退休撫卹法草案>等相關法案之修法工作。

 

WiiWii

不同於2012年日相『安倍晉三』為振奮經濟而提出內容包含「大膽的金融政策、機動的財政政策、喚起民間投資的成長策」等實質為量化寬鬆政策,試圖以貨幣貶值提高日本貨物在國際的競爭力的「三支箭(三本の矢)」。令人無奈者為,蔡英文上任後則係對台灣人民射出了包括了「年金改革、前瞻基礎建設、司法改革」等三支箭,效果則係大幅製造社會對立、撕裂族群、斲傷台灣於世界之競爭力。台日兩位領導人,作風不同、智商有異,安倍所射之箭乃對國外之競爭者,蔡英文所射之箭則對向島內百姓…。

 

政府運行數十載,積累若干弊端沉痾,自然在所難免,各方面皆待改革,因此,改革本身並非錯誤之舉。然而,蔡英文上任後,大舉推動之年金改革,聲勢浩大大張旗鼓,但卻並未為其贏得良好之政治聲望,反而因思慮不周、倉促成事、進退失據,而使其遭輿論冠上「獨斷獨行、優柔寡斷」等負面形象。指摘於社會各界普遍支持年金改革時,蔡英文仍憂讒畏譏,未充分運用民進黨於立法院佔過半席次之全面執政優勢,大刀破斧,快刀斬亂麻,反而另組年改會重新凝聚所謂共識,企圖卸免所應承擔改革成敗之政治責任。再者,年金改革若手段溫和,僅求緩和漸進,則改革幅度勢必不大,成效亦將有限,如何能使即將破產之退撫基金起死回生,達成永續經營?反之,如改革幅度劇烈,雖能收立竿見影之效,但必掀起社會激盪,而與蔡英文自行訂立之「溫和漸進」宗旨相左。亦即,年金改革係一場與時間賽跑之限時競賽,若跑法溫和、不求速度,則勢必難以在時限內達成永續經營之目標。因此,蔡英文一方面要求改革幅度不得過鉅、一方面復下達改革須能永續經營,二者顯不相容,方法無助於目的之達成,反而造成質疑之聲浪湧現。惡性循環,導致蔡英文必須耗費更多時間精力消弭百姓因存疑而產生越來越多的不信任感,此亦為蔡英文重話指責其領導之政府相關部門未盡充分說理、宣傳政策之原因。

 

錢借貸

再者,蔡英文急於兌現競選承諾,卻罔顧台灣當前現實、客觀之條件,例如選舉時大力支持之「非核家園」幻想,近日即因用電吃緊及發電成本考量而重啟核二、三廠而幻滅,類此事例族繁不及備載,一方面暴露蔡英文及民進黨政府於選舉時規畫政策之草率、荒誕,一方面亦對比出民進黨內人才青黃不接、欠缺王佐之士的尷尬事實。於是,當選舉激情過後,花拳繡腿全然經不起考驗,再多的「溝通、說理」,於百姓眼中便與「詭辯、卸責」之詞無異。例如針對年金改革抗爭中喊出的「政府沒錢付年金、卻有錢做前瞻?」之質疑,蔡英文及民進黨政府不厭其煩地試圖為百姓上一堂「財政、會計入門」課,辯稱:前瞻建設乃「建設之資本支出」,可以產生更多的所得;而年金發放則係「消費性的經常支出」,二者不同,且政府亦不可能將財政資源全部花到年金,而不做建設。

 

技術性官僚之本質學能深厚令人讚嘆,吾人自然可以理解「建設之資本支出」與「消費性的經常支出」係有不同,然而,蔡英文及民進黨政府以技術性官僚對於財會名詞之解釋,作為躲避政策質疑砲火之城牆,則再次顯現蔡英文及民進黨政客歹毒刁鑽、忝不知恥之性格。簡而言之,「政府沒錢付年金、卻有錢做前瞻?」這句質疑,重點自然不在於釐清「建設之資本支出」與「消費性的經常支出」於會計科目上之分門別類,重點係在於百姓對於政府「統籌能力之巨大質疑與不信任」!主政者臨民濟事宛如巧婦入廚,多年虛轉內耗,台灣早已淪入無米之炊之窘境,此時,百姓質疑之重點自然非在如何辨識麥、黍,乃在不思缸底還剩多少材米油鹽,卻仍舉債滿足奢侈豪宴之鋪張習性。蔡英文若持續縱容技術性官僚對外自以為是地仿效政務官大談政治語言、施展話術,則終將玩火自焚。「政府沒錢付年金、卻有錢做前瞻?」短短十三字箴言,已為蔡英文執政之統籌能力寫下令人存疑與不盡可信之文書。

酷咖啡 Kool Caffè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