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文哲 冷血市長

天境傳媒 - 社論
社論HeadlinesNationPolitics社論2017-06-06

近日台灣連續出現豪雨釀成重大災禍,北中南東均出現陸上行舟之情況,天災暴露出一成串的人謀不臧,四方成為水鄉澤國、哀鴻遍野。百姓在蔡英文及民進黨政府上任後蓄積的不滿情緒一觸即發,「勘災政治學」瞬間成為一門顯學。進退之間分寸拿捏頗費思量,例如時代力量立法委員『黃國昌』不辭心勞地在第一時間前往金山等處冒雨勘災,卻因未撐傘而飽受嘲諷;『蔡英文』更因於大雨過放方悠悠前往受災縣市,遭訕笑總是在關鍵時刻神隱,並因刻意略過國民黨執政縣市而僅針對民進黨執政縣市進行勘災而招致不公平對待之抨擊。

 

WiiWii

然而,在輪番上台獻醜、出盡洋相的幾位政客當中,台北市長『柯文哲』頗有獨創一格之意味,日前其因前往世大運場館勘查時,對媒體再次失言直白地稱:「這次下雨太好了,可以檢視世大運場館,有漏就趕快補一補」,毫無意外地引來輿論之嚴厲批評,過分冷血,竟將歷經天災巨禍,百姓之苦痛換做自以為幽默之素材,欠缺人溺己溺、人飢己飢之愛民之心;將他人之苦難作為對媒體之談資,亦缺教養。遂引起先然大波,而柯文哲於事後則回應以,其非失言,而係媒體刻意斷章取義,其並非指稱「下雨太好了」,其內心不具此意,如有冒犯,亦願意道歉云云。

 

十數年來臺灣幾經政黨輪替,且因國、民兩黨惡鬥甚久,民眾對政客極易燃起希望,亦極易失去耐性,因此曾以「最後一哩路」之說擷取6百多萬選票支持之蔡英文,於上任後不滿一年,即因執政欠缺經驗、治理缺乏人才,而陷入進退失據,諸多政策難以完善規劃,喜好倉促頒定後即搶快推出,以致首尾不相顧、意理不能通,在百姓眼中成為倒行逆施、虐政之代名詞,最終民意支持度直線滑落,百姓不滿意度居高不下。在此情況下,善於察言觀色、操弄輿論之蔡英文,深喑輿論於政客而言猶如能載舟亦能覆舟之江水,因此對媒體往往秉持「不在第一時間現身、現身亦不發一語、不多作回應」之媒體進對心法。此種鋸嘴葫蘆之態度,使有意挖掘真相、針貶時事之媒體難得其門而入,亦使有意譁眾取寵、興風作浪之媒體難以見縫插針。即便蔡英文遭譏諷為「空心菜」、「推卸責任」等亦在所不惜,蓋只要不主動回應,便可在「政治語言學」中盡收「後發先至」之效用,待輿論稍定、鋒頭漸過,方以「妥善聆聽者、最會溝通之政府」等虛偽形象現身說法,可營造謀定而後動之睿智形象、更可於廣集詭辯之策後登台扮演舌戰群英之孔明。因此蔡英文雖宛如鸚鵡般將「謝謝指教、我聽到了」等詞彙練習得琅琅上口,智商卻明顯高過鸚鵡等學舌之鳥族。

 

酷咖啡 Kool Caffè

與久經政壇「政治語言學」腐化之蔡英文相較,台北市長柯文哲不愧為自白色巨塔投身政壇之政治新手,「將心直口快作為直率、將無禮唐突作為直白」早已為其個人最大特色,在臺灣扭曲劣質的媒體環境中,此等政治小丑,在媒體眼中竟成為極具票房與新聞性之大腕。於是每有新興議題,不問與柯文哲或台北市市政相干與否,柯文哲周遭總不免圍繞記者,以風馬牛不相干之問題相與之問,企圖在柯文哲之回覆中雞蛋裡挑骨頭地套出新的話題再做文章。因此當柯文哲對前開「這次下雨太好了」所延燒之新聞話題感到遭受斷章取義時,柯文哲其實並非全然無的放矢,然而,上任後並非首次遭媒體扭曲談話文義的他,顯然仍未從「禍自口出」之格言中獲取教訓。

 

柯文哲因失言遭謗,甚至引起媒體瘋狂追逐,皆為其個人政治誤判之代價,其個人政治前程能否延續,乃無關緊要之事。而可惜者為,伴隨其失言而遭受輿論、口水淹沒的對政策的深刻闡明,無端連帶地失去公眾於世,使選民理性討論之機會。例如此次柯文哲在回覆「這次下雨太好了」時,同時對媒體闡述「發生水災可先找出10個原因,但不見得要處理,只要處理重要的5到8個,有餘力再從最重要、最容易的開始做,問題就少了一半,若運氣不好再發生水災,遇到再改善」此番決定在伊心中治水政策順序之判準,而此等得受公議之要事,顯然受到「這次下雨太好了」之新聞標題遮蔽,而不能為人所盡知。對治水先後順序理性議論之契機,伴隨著柯文哲之失言而喪失,此等,方為公民社會因政治人物失言所付出最沉重的代價。

錢借貸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