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AIIB)行長 金立群 全台首次獨家專訪

天境傳媒 2017年5月23日 記者 莊嘉宏 北京採訪 報導
兩岸國際專家論壇政治時事法律科技財經CelebritiesHeadlinesLegalPoliticsTechnologyWorld世界新聞兩岸名人國際專家論壇政治時事法律科技財經頭條2017-06-19

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AIIB,簡稱亞投行)與「一帶一路倡議」為中國大陸近年推動最重要之國際合作事項,可惜者為,與大陸一水相隔之台灣,百姓對此二議題卻普遍陌生,頗有自絕於世界之遺憾。台灣四面環海、地力有限,為子孫長遠發展計,台灣人不可不知世事,亦不宜安逸沉湎於現況。然而,時下台灣青年多僅重視享樂,媒體迎合所好,每日新聞、傳播見聞遂以吃喝玩樂為尚,以致聽塞目閉,早為有志之士所煩憂。因此漢唐集團所屬<天境傳媒>,特派記者前往亞投行,對『金立群』行長進行全台首次的獨家專訪,企盼為台灣百姓揭開理應熟悉,現在卻仍顯陌生的亞投行的面紗。

(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AIIB,簡稱亞投行)遠景,天境傳媒記者莊嘉宏/攝)
(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AIIB,簡稱亞投行)遠景,天境傳媒記者莊嘉宏/攝)

 

WiiWii
  • 「大處著眼、小處著手」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

出租車緩緩地在北京市金融街中心來回逡巡,此處大廈櫛比鱗次,放眼望去盡是銀行總部,昔謂「北票號、南錢莊」,在宛若華爾街的北京金融街中,現代的金融機構與古代的銀錢業者,彷彿找到了彼此接續與傳承的身影。出租車師傅得知來自台灣的記者,欲對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AIIB)進行專訪,遂主動熱心地協助找尋行址所在。亞投行並未設置華麗醒目之霓虹招牌,於臨路之泰山上,「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一行字,悠然地鑲崁在巨石上,佇立在這金融叢林當中,別有一番雅緻之情,且這份悠然雅緻,隱約透著一股穩如泰山的莊重與穩健的力量。

(址設北京市金融街的亞投行(AIIB),天境傳媒記者莊嘉宏/攝)
(址設北京市金融街的亞投行(AIIB),天境傳媒記者莊嘉宏/攝)

進入亞投行一樓,保安人員嚴格但親切地執行人員出入之安全檢查,並提醒行內不得拍照之規定,一樓大廳之陳設,大器而不鋪張,體現了國際機構崇尚簡樸的風格。因較早抵達,櫃檯人員遂引領至安檢門內側之沙發區稍事休憩。等候行長之行政助理田小姐前來交涉的這段期間,短短20分鐘左右,便有白人、中東人及黑人等三組外國人士,共約十人前來洽公,亞投行作為近年新興而矚目之國際組織,從穿梭來往人士,即可略見端倪。頃刻,田小姐現身,頗令人詫異者為,伊年齡僅約20來歲,穿戴素雅,行止有禮、落落大方。初來乍到,保安、櫃台及秘書人員,各司其職、有條不紊,便令人對亞投行建立了極佳的印象。

(臨路的亞投行指引,天境傳媒記者莊嘉宏/攝)
(臨路的亞投行指引,天境傳媒記者莊嘉宏/攝)
(悠然雅致的亞投行石刻指引,天境傳媒記者莊嘉宏/攝)
(悠然雅致的亞投行石刻指引,天境傳媒記者莊嘉宏/攝)

專訪金立群行長之處所預定在亞投行18樓之會議室,由田小姐引路,並告知行長前場會議稍有延展,請記者於會議室外側沙發區靜候。約莫十來分鐘後,金立群行長與訪客共同步出會議室,令人喟然一笑,訪客為方才於一樓休憩片刻時所見過的外國人士。亞投行事務繁忙,無怪乎日前與田小姐相約專訪時間時,伊善意叮嚀切莫過早抵達,更透露此處行事不講究官架排場,而以明快精準為尚。

 

酷咖啡 Kool Caffè
  • 亞投行之設立,係向國際展現中國對國際會負責

 

「對於中國的意義,亞投行展示了中國對國際社會負責的態度,也表現了中國的號召力、影響力、公信力。

二戰後,在發展中國家,只有中國作為一個發展中國家,有能力辦成這件大事。

中國創辦和經營亞投行有兩個重要的目標:一是通過加大對成員國基礎設施建設的投入,加強互聯互通,促進全球和區域經濟的一體化,使得全球化能夠克服負面作用,普惠於各國人民。二是發揮發展中國家在國際經濟金融領域的作用,增強話語權,推動國際經濟和金融體系的改革。前者直接施惠予各個成員國。

因此,作為一個重要的國際多邊開發機構,亞投行是中國發揮負責任大國的形象的重要平臺。在新的歷史條件下,始終如一地辦好亞投行,意義深遠,是中華民族自立於世界民族之林的重要實踐。這也是測試中國是否有能力擔當國際重任的考場。

實現上述兩個目標,是一個過程,遠遠不會有終結。目前只能說是初步取得成果,還有漫長的路要走,絕不能過掉以輕心,以為大功告成。關鍵在於鞏固和維護初始成果,切實地辦好亞投行。在今後漫長的經營過程中,要保持我們在創辦過程中所展示的高度、氣度和力度,將我們所推崇的理念和原則一以貫之,落到實處,取信於各國。」–2017.5.17金立群行長為<天境傳媒>專訪所準備之提綱

 

進入會議室後,金立群行長親切溫和地介紹專訪時在旁記錄之周顧問與記者認識,簡短寒暄後旋即進入正題,行長十分重視台灣媒體對其首次的專訪,因此特別擬了份提綱,詳列所欲闡述之事項。其開宗明義的說道:「高視野、高起點、高標準、高水準」係亞投行之理念,亞投行並以「簡潔、廉潔、清潔」作為核心價值。中國大陸早年發展時,得力於各國之幫忙,因此基於回饋、貢獻及善盡中國大陸做為國際社會成員之義務,並展現中國大陸的號召力、影響力及公信力。習近平主席遂於2013年在印尼巴厘島提出籌辦「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AIIB)」之倡議。此後,亞投行一直以前述四個理念與三個核心價值為籌設方針,以高標準將之建構為具備高水準之國際組織。值得一提者為,目前在開發中國家裡,僅有中國大陸有能力辦成這件大事。

(準備進行專訪,天境傳媒記者莊嘉宏/攝)
(準備進行專訪,天境傳媒記者莊嘉宏/攝)

 

  • 以高標準辦事之宗旨,更能解消少數國家對亞投行之疑慮或否定之態度

 

「自從習主席在印尼巴厘島提出這個倡議之後,在籌建的過程的前期,美、日等少數一些國家,對成立這家新的國際多邊發展銀行持否定的態度,懷疑亞投行的治理、安全保障政策,即環境保護和移民政策。少數人以環保和人權得到保障為由,力阻東盟等國家參與。中國不以此為慮,不打口水仗,心胸坦蕩,終於贏得了很多國家,包括歐洲發達國家的支持。創始國成員57個,幾乎囊括了所有的地區。2016年,杭州G20峰會上,加拿大宣佈加入亞投行,從而使得亞投行的成員遍佈各大洲。此後,又有將近30個國家申請加入亞投行。現在,我們有77個成員,包括香港特區。預計到年底還會有新的國家加入。亞投行是一個名副其實的國際多邊發展和金融機構,具有無可爭議的國際合法性,無需更多的國家賦予其國際地位。此後,任何大國申請加入,都不要以為是對亞投行的恩賜;相反,這體現了亞投行秉承的開放和包容的原則,體現了所有創始成員和現有新成員的誠意。

樹立和維護中國良好的國際形象和公信力,辦好亞投行是其中一項關鍵任務。無論是亞洲國家還是西方發達國家,對於中國所提倡議的誠意,一開始將信將疑,不敢貿然參加。草創初期,有些人的批評不絕於耳,但是,我們不糾纏在論戰裡,而且一心一意把銀行建立起來。有一句阿拉伯諺語,恕我用古漢語韻文來表述:“任憑眾犬狺狺吠,不廢商隊悠悠行”。

後來,經過我們耐心的解釋,闡明宗旨,英國和其他歐洲國家決定加入。當然,他們沒有充分的信任感,是不會參加的。歌德《浮士德》中的魔鬼梅菲斯托弗勒斯,進了浮士德的書齋,看到門上的符咒,才知道 “進來是我自己的選擇,出去就由不得我作主了。” 在一定程度上,這些國家是下了一把賭注,而他們之所以願意下賭注,是因為看到中國和亞洲的前景,也因為他們看到了中國確實有意在國際上公認的道德制高點上,發揮引領作用。所以,辦好這個銀行,具有特別重要的現實意義和深遠的歷史意義——這不是套話。

中國創辦亞投行的難度,比當年美國和英國中二戰結束之前創辦佈雷頓森林機構要困難,也比1960年代日本創辦亞行更加困難。因為在二戰行將結束之時,歐洲國家意識到重建工作迫在眉睫,美國是唯一可以依賴的國家,無論是糧食、商品、設備和資金,都離不開美國。以英國為首的歐洲國家對於美國提出的條件較為容易接受,這是可以理解的。當時,參與這兩個機構籌建的廣大發展中國家,是沒有任何話語權的。上世紀六十年代, 日本創辦亞洲開發銀行雖然一度遭到美國的反對,但是,美國和日本畢竟是戰後的同盟國,在日本答應了美國的一些重要條件之後,也就得到了美國的同意。 這兩個機構的創建,都沒有像中國創辦亞投行那樣,有這麼大的阻力和懸念。」–2017.5.17金立群行長為<天境傳媒>專訪所準備之提綱

 

金立群行長回顧過往而提到,亞投行籌設之初,受到部分國家的懷疑甚至否定,蓋渠等憂慮亞投行之治理、安全保障政策即環境保護和移民政策等,惟恐亞投行不按常規辦事,一旦不按常規辦事,則將使其他國際組織無法與之競爭。基於此份憂慮,部分國家持反對立場,並且確實影響若干國家加入亞投行之意願。然而,實際上亞投行自倡議之始,即以「高標準、高起點」作為自我期許,並採取正視前述疑慮之態度。因此,亞投行不斷對外宣誓,必將按照國際規矩辦事,以逐步消弭設立之初外界因誤解所致之疑慮。對此,金立群以「誤解,是可以理解的。Misunderstanding is understandable.」這句話作為註腳。對於外界之誤解,亞投行係以充分的說理,取代言語上的針鋒相對。金立群並談及日本在1960年代籌設亞銀(亞洲銀行)時邀集歐洲國家加入係基於資金需求之顧慮;而如今亞洲地區資金充裕,毋須西方國家出資亦能創建,故亞投行邀集已開發國家共組,實以高標準、高水準組建和運作為目標,絕非著眼於已開發國家之資金奧援。因此相較於日本創立亞銀時,發展中國家缺乏話語權,亞投行係由目前仍為發展中國家之中國倡議籌組,象徵之意義則更為深遠重大。

 

錢借貸

金立群進而說明,目前亞投行已有77個會員國,其中,加拿大於2016年杭州G20峰會時宣佈加入,意味著北美洲亦有亞投行之成員。換言之,亞投行成員已遍佈全球,成為名副其實的國際多邊發展和金融機構。金立群指出,創始國如英、法國,最初係相信中國具有建構「具有21世紀治理水準的國際機構」之誠意及能力,故加入亞投行;而新近會員如加拿大的加入,則意味著此種承諾切實兌現,並業已受到世界各國之肯認。毋庸置疑,「亞投行係國際組織,而非中國的銀行」,此觀念已深植世界。

 

亦因此,金立群談到,亞投行因世界各國之陸續加入,國際合法性早已具備,日後如有他國意願加入,無論國家大小地理為何,亞投行自然相當歡迎。然而,切莫自以為是莫大善舉、係「恩賜」亞投行國際合法性,蓋亞投行之國際合法性早就典定,為創始國以及迄今陸續加入國家之功業,而非後續加入之大國之恩賜。亞投行之國際合法性既然早已具備,則對申請入盟之國家,係現有成員對後續加入大國所展現之一種開放、包容精神的體現。

 

金立群進一步闡述,亞投行之所以能陸續吸引世界各國加入,關鍵因素還是在於亞投行秉持高標準辦事,此由<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日前與亞投行聯合主持「東盟經濟峰會」,即可印證亞投行在治理上,確實具備服膺國際標準之高水準,亦因此解消設立之初對亞投行將信將疑之國家的疑慮。

 

對於記者提問「近代西方金融秩序業已產生弊端,亞投行尋求之高標準,將以何作為借鏡?」金立群則回應「亞投行之高標準,體現在許多方面,其中之一為治理,係一大國說了算?還是平等磋商共議良策?以管理部門為例,在這裡所有的決定,我雖然為行長,亦僅注重引導,而不強行推動眾人所不能接受之案。亦即,我們是一體同心、高度一致、具有高度共識的,而此種決策模式,非常民主,能夠防止管理部門犯錯,這就是高標準,這是管理的標準」;金立群進而說到,其次乃項目之設計與執行之標準,當中更以「項目的保質按期完工」為最重要之標準,而項目貸款之利率幾多等並非要事,保質按期將項目完工,方為首要之務。因此,要求保質按期將項目完工,即為亞投行所要求並展現之高標準。

 

金立群自述,亞投行一路走來堅持以高標準辦事,逐步解消疑慮、贏得認同,心境宛如阿拉伯諺語「Dogs bark; the caravan moves on.」,金立群笑稱此句諺語,翻譯為漢語則為「任憑眾犬狺狺吠,不廢商隊悠悠行」。金立群行長寥寥數語,配合爽朗的笑聲,道盡了亞投行篳路藍縷之不易,亦展現了自行我道的瀟灑與自信。

(亞投行 金立群 行長,天境傳媒記者莊嘉宏/攝)
(亞投行 金立群 行長,天境傳媒記者莊嘉宏/攝)

 

  • 亞投行之設置,並非企圖覆現有的國際經濟秩序,反而係對現有弊端已現的國際經濟秩序,進行改革、使之趨於完善

 

「中國創辦亞投行不是要顛覆現有的國際經濟和金融秩序。中國本身也是受益者。但是,現有的體系還是有缺陷的,需要改革,需要更新。我們希望通過亞投行的運作,能走出一條新路,推動多贏的局面,特別是幫助廣大發展中國家實現可持續的發展,得益於國際合作。亞投行的創舉,是中國在國際經濟和金融秩序中發揮重要作用的助推器,和其他成員國一道,能夠對國際經濟秩序的改革發揮更加重要的作用。」–2017.5.17金立群行長為<天境傳媒>專訪所準備之提綱

 

金立群特別強調,大陸早年發展時曾受益於各國幫忙,因此基於回饋及貢獻之心,故成立亞投行。亦即,亞投行之成立,並非如部份論點所認為的,將顛覆現有的國際經濟秩序,反之,正因為中國在過去40年終之發展得益於各國、得益於國際經濟秩序,因此肯認國際經濟秩序有其必要,僅該「秩序」發展迄今,已需要改革、需要完善,方能適應新的情況。金立群指出,過往之國際經濟秩序係由已開發國家加以建構,然而,近40年以來,開發中國家於法展進程中,亦醞釀出一套獨特的發展經驗,二者須加以整併,方能豐富、完善國際經濟秩序。因此,亞投行設立之本旨非為顛覆,而係為推動國際經濟秩序之改革。

 

再者,由於亞投行之資金來自各會員國之稅收,因此每一分的投資,皆須對會員國以及百姓擔負起責任,因此亞投行堅持以高標準辦事。更因以高標準辦事,因此亞投行能夠稱職詮釋其作為國際機構之角色與實踐完善國際經濟秩序之願望。金立群特別提到,自其上任以來,未曾受過中國政府之指示、干涉,中國政府嚴格奉行對亞投行不干預之態度、不因身為大股東即恃強淩弱或頤指氣使,堪稱楷模,並體現了一種合作與信任的精神。中國大陸確實藉由亞投行向世界展示其對國際社會負責之態度,另一方面亦反映亞投行「以高標準辦事」之宗旨。亦即,亞投行願意接受各成員國之建議,但是不接受指示;傾聽各國政府之聲音,但不會因此而破壞亞投行辦事之規矩。

 

  • 亞投行與一帶一路倡議夥伴關係,而非上下隸屬;亞投行更將積極支援一帶一路專案

 

「最初,歐洲諸國對於加入中國創辦亞投行的顧慮,主要是在公司治理和保障政策方面的擔憂。所謂保障政策,指的是對環境保護、氣候變化和搬遷戶的權利的保護。從西方國家宣揚的道德和人權立場來看,如果在這些方面達不到標準,那麼,經濟效益再好都是不能被接受的。應該看到,當今世界,環保和移民的妥善處置不只是西方國家關注的問題,不能認為這是西方的價值觀念,越來越多的發展中國家的政府和民眾也都非常重視。 特別是很多活躍的非政府組織和民間團體的活動,對成員國的議會和政府造成很大的政治壓力,從而轉嫁到國際發展機構。亞投行也會受到這種壓力,這是應當妥善處理的,不能小覷。

愛護環境,保護生態,本來就是中華民族的傳統,有關這方面的記載,在中國典籍中俯拾皆是。隨便舉個例子,《禮記月令》中就有幾千年前古人關於一年四季如何順應季節和天氣變化的自然規律,其中特別強調,孟春季節,官府“毋聚大眾, 毋置城郭”(不能徵用勞力,修建城郭,妨礙春耕)。 命祀山川林澤犧牲毋用牝。禁止伐木。毋覆巢,毋殺孩蟲,胎、夭、飛鳥、毋麛、毋卵(命令祭祀山林川澤的犧牲不能殺雌性的,不砍伐樹木,不拆毀鳥巢,捕殺幼小的鳥獸和動物)。“毋變天之道,毋絕地之理,毋亂人之紀(不要變更上天生育的時機,不要斷絕地的生長的道理,不要擾亂人民生產的秩序”)。我們中華民族從來就有保護生態,保護環境的優良傳統,但是,在有些人看來,好像這些優良傳統都和我們格格不入,似乎只有西方的政治家才是這些崇高理念的衛士。這種扭曲的印象必須糾正。我們現在更要發揚光大。亞投行必然會在推動基礎設施建設的過程中,保護環境,應對氣候變化,促進低碳經濟,為專案當地民眾謀福利。」–2017.5.17金立群行長為<天境傳媒>專訪所準備之提綱

 

<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日前於北京圓滿完成,金立群亦參與其中一場平行會議。對於亞投行與一帶一路倡議之關係,金立群指出,“一帶一路”係一項國際合作倡議,而亞投行則為一個國際多邊機構,如同世界銀行等組織。亞投行與“一帶一路”有著天然的聯繫。亞投行之宗旨與“一帶一路”的理念相同,亞投行的許多成員都是“一帶一路”沿線國家。而亞投行宣導的「財務可行、廉潔綠色和當地群眾接受」的融資原則,與一帶一路倡議主張的「和平之路、繁榮之路、開放之路、創新之路、文明之路」有許多共同之處。正因為如此,亞投行非常重視一帶一路倡議並積極參與一帶一路建設。

 

在2017年6月在北京舉行的<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期間,金立群行長與世界銀行、亞洲開發銀行、歐洲復興開發銀行以及歐洲投資銀行負責人,同代表中國政府的財政部長肖捷共同簽署了《關於加強在“一帶一路”倡議下相關領域合作的諒解備忘錄》,各方達成共識,將共同加大對基礎設施和互聯互通項目的支持力度,努力為“一帶一路”構建穩定、多元和可持續的融資機制。

 

如前所述,對於“一帶一路”之開發項目,亞投行自然支持,並將貫徹其進行投資之三項原則,分別為:(1)財務上可持續的,換句話說,它不能賠錢的,它須能營利的、(2)對環境友善,應該要促進環境保護及(3)項目須為當地人民所支持。一帶一路倡議日後推動,必然有許多項目會陸續被提出來,亞投行在決定是否加以投資時,將秉持前述三大投資原則,對該等項目進行審查,三大原則缺一不可。

 

截至目前,亞投行共為巴基斯坦、孟加拉、印尼、緬甸、塔吉克斯坦、阿曼、阿薩拜疆(即:亞塞拜然)等8個“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13個基礎設施項目,涉及等行業,共承諾貸款21.73億美元,撬動公共和私營部門資金138億美元,有力地支持了“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基礎設施建設,成果斐然。

(2017年5月15、16日,於北京國際會議中心召開「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天境傳媒記者莊嘉宏/攝)
(2017年5月15、16日,於北京國際會議中心召開「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天境傳媒記者莊嘉宏/攝)

對於記者提問「亞投行提供一帶一路建設的三大原則分別為經營項目能永續、對環境友好、被當地人民歡迎,則在沿線國家意見出現分歧時,亞投行的態度是?亞投行是否將部分承擔紛爭仲裁之角色?」金立群回答道,基於亞投行為非政治性之機構,因此不會介入紛爭,特別是領土爭議;但如果是河道上下游建設項目之居間協調,基於推動國家與國家之和諧、和平發展,亞投行則會嘗試協助,但如果兩造意見紛歧,亞投行則不會承擔紛爭仲裁之角色。總而言之,國家之間的政治性紛爭,亞投行不會介入;但個別項目在發展過程中產生若干糾紛,這些紛爭在民營項目可能會多一些,政府擔保之項目一般而言不會出現紛爭。對於這些民營項目之紛爭,亞投行會進行仲裁協助處理。而發展過程中住民若對建設項目產生疑慮,亞投行亦將秉持公正、公平和諧發展之方針,對住民進行溝通解釋,並做出適度補償,以期發展項目能如期完工、順利進行。

(2017年5月15、16日「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會議期間,周邊街景,天境傳媒記者莊嘉宏/攝)
(2017年5月15、16日「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會議期間,周邊街景,天境傳媒記者莊嘉宏/攝)

對於記者提問「亞投行是否可能協助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發行政府公債?」金立群則答稱,亞投行不會協助沿線國家發行政府公債,但亞投行會發行自己的債券,甚至考慮發行當地貨幣之債,這些都是可行的。

 

  • 亞投行支持應對氣候變化​​​​​​​

​​​​​​​

(2017年5月15、16日「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會址,天境傳媒記者莊嘉宏/攝)
(2017年5月15、16日「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會址,天境傳媒記者莊嘉宏/攝)

基於「對環境友好」為亞投行提供一帶一路相關建設所秉持之原則之一,因此自然而然地,亞投行高度重視應對氣候變化。根據《巴黎氣候協定》(Paris Agreement)、聯合國《人人享有可持續能源倡議》(Sustainable Energy for All)以及《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等氣候變化領域的國際倡議確定核心原則,亞投行制定了能源戰略,以幫助成員國和私營部門實現低碳經濟發展。亞投行重點支持的能源項目領域包括可再生能源、提高能源效率、電力傳輸和配送、減少化石燃料的碳排放等。例如,2016年6月亞投行批准的孟加拉電網升級和擴建項目,項目融資額1.65億美元,直接惠及農村人口1250萬,實施主要內容是提高電力供應的穩定性,降低電力傳輸過程中的損耗。該項目每年降低的電力傳輸損耗達21.9 million kWh,相當於減少1.64萬噸的二氧化碳排放。這對於孟加拉政府承諾在2021年前實現所有孟加拉都享有可負擔得起的用電(Affordable Electricity for All by 2021)的宏大目標,以及減少全球溫室氣體排放具有重要意義。

亞投行透過實際行動,將《巴黎氣候協定》之規範宗旨:「世界各國為一個生存共同體,因此責任需分擔、利益需共享」之嘗試,化作實踐,並與一帶一路倡議為改善人類生活之重大工程,遙相輝映。

 

  • 歡迎台灣在九二共識下,成亞投行一員

​​​​​​​

「關於臺灣。臺灣是祖國的寶島,我去過臺灣,受到當地一些朋友的熱情款待, 感受到臺灣人民的好客。我們在設計亞投行章程的時候,就已經把臺灣的成員資格考慮在內了。亞投行章程(articles of agreement)第三條第三款有明確的條款:不享有主權或無法對自身國際關係行為負責的申請方,應由對其國際關係行為負責的銀行成員同意或代其向銀行提出加入申請(In the case of an applicant which is not sovereign or not responsible for the conduct of its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application for membership in the Bank shall be presented or agreed by the member of the Bank responsible for its international relations.)。香港不就加入了嗎? 我在美國布魯金斯學院發表演講時,有人問到臺灣是否能夠加入,我就說過,臺灣是自己人,自己人好商量。後來,我聽說臺灣有人說,不是自己人。既然不是自己人,那你來找我幹嘛?臺灣能否加入,是由亞投行的理事會批准的,我行長沒有權力決定。作為行長,我尊重和執行理事會的決定。作為炎黃子孫,我希望看到臺灣和大陸走到一起,成為亞投行成員。據臺灣有人說,通過大陸的中央政府申請就是矮化了臺灣,所以臺灣就不想加入了。我們給你鋪平了道路,既然現在的當權者不走康莊大道,自我孤立,賴誰呢?我堂堂中華,洋洋大國,五千年文明史,彪炳世界,當今更是蒸蒸日上,躋身於國際社會的核心,中華民族揚眉吐氣,臺灣只要和大陸走到一起,肩並肩,心連心,祖國的強大就是臺灣的強大,還有誰能矮化你呢?我看,除非自我矮化,他人豈能矮化你?」–2017.5.17金立群行長為<天境傳媒>專訪所準備之提綱

 

(金立群行長與漢唐集團董事長『徐國良』於博鰲亞洲論壇2017年年會會場合影,漢唐集團董事長『徐國良』/攝)
(金立群行長與漢唐集團董事長『徐國良』於博鰲亞洲論壇2017年年會會場合影,漢唐集團董事長『徐國良』/攝)

訪談間金立群行長稱其曾來台參訪,在台灣亦有不少朋友,與漢唐集團董事長『徐國良』博士更是莫逆之交。人親土親,因而對台灣懷有一份感情,在專訪接近尾聲之時,主動向記者提及亞投行對於台灣能否加入之看法,心繫台灣之情溢於言表。其稱亞投行當初在設計時,即已將「台灣加入」一事納入考量,並在亞投行章程(articles of agreement)第三條第三款明文規定:「只要是亞洲開發銀行的成員,就可以通過負責國際關係行為主權國家申請之方式加入」,例如香港即以此方式加入亞投行。此種規範方式係刻意為台灣挪出空間,為台灣之加入預留途徑。金立群並直率地斷言,中國大陸向來認兩岸本屬一家,台灣欲加入亞投行,大陸並無反對之理,蓋「家裡的事情,在家裡解決」、「自己人好商量」。惟若台灣自覺與大陸「非自己人」,則已離心離德,何須多談?

(金立群行長與漢唐集團董事長『徐國良』於亞投行金行長辦公室合影,漢唐集團董事長『徐國良』/攝)
(金立群行長與漢唐集團董事長『徐國良』於亞投行金行長辦公室合影,漢唐集團董事長『徐國良』/攝)

對於台灣若干觀點評論「台灣藉由主權國家即中華人民共和國申請加入亞投行」此方式,係對台灣之「矮化」,金立群則認為「沒有人可以矮化任何別人,除非你自己矮化你自己。遑論中國為泱泱大國,擁有五千年文明,台灣與大陸走在一起,誰能矮化得了你?因此僅有台灣自己矮化自己、自我拋棄、自我放逐,能賴得了誰?」;金立群進而稱,其參與建構亞投行時,始終將台灣掛在心上,遂有前述章程規定。行長並舉香港為例,認為香港透過中國大陸申請加入亞投行,擠身重要國際金融組織之一員,香港並無遭受矮化之感,反而係喜悅於能夠加入。

 

因亞投行行長並無權限批准加入之申請,該權限在於理事會,因此,金立群僅表達其對台灣加入亞投行之個人看法,其認為若台灣當局承認九二共識、願意和大陸走在一起,則大陸對於台灣加入亞投行,必然加以支持。

 

  • 創立迄今之心路歷程與採訪後記

​​​​​​​

「我很難表達我負責籌建和管理亞投行三年多來的心情和體會。《詩經··鶴鳴》曰:“鶴鳴於九皋,聲聞於野。…… 他山之石,可以為錯 ” 又曰“鶴鳴於九皋,聲聞於天。 ……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亞投行是中國主導創辦的具有21世紀治理水準的國際多邊發展機構,其成員國遍及全球各大洲,其推動基礎設施建設的範圍遼闊而迥遠,有氣吞萬里之勢。其開放,包容,兼收並蓄的心胸,其借鑒和學習其他機構經驗的精神,必將使之成為21世紀一流的國際機構。」–2017.5.17金立群行長為<天境傳媒>專訪所準備之提綱

 

從金立群行長於專訪過程中闡述、回應問題所展現出有條不紊及理路明晰,便可知亞投行之創立,非僅著眼於經濟、金融發展等物質層次之思維,而係有一套獨有、與其他國際組織不同之發展哲學觀,從設立宗旨、追求目標、自我定位及處事方針,亞投行均展現出處事帶有哲理基礎之特色。思維具有融貫性(coherent),此或許為亞投行作為一個國際金融機構,行事卻不時展現前述「悠然雅緻」風格的原因。

(金立群行長親切地與記者合影,天境傳媒記者莊嘉宏/攝)
(金立群行長親切地與記者合影,天境傳媒記者莊嘉宏/攝)

專訪結束,金立群行長親切地與記者合影,並再次詢問記者,台灣百姓對於亞投行之看法,記者回以「知道亞投行者,泰半會支持,但台灣目前較大的問題,在於對大陸及國際事務相關新聞,出現訊息隔閡」,聽到記者的回答,行長深以為然。行長心繫台灣,令人動容。專訪結束後金立群行長旋即有下一場會議要進行,亞投行事務倥傯,行長在百忙之中仍願抽出時間接受台灣媒體之專訪,顯然期望藉此使台灣百姓能對亞投行及大陸事務多一份理解、讓兩岸之間能多一份溝通。


(亞投行入口處英文指引,天境傳媒記者莊嘉宏/攝)
(亞投行入口處英文指引,天境傳媒記者莊嘉宏/攝)

 

查證資料出處:

 

  1. 2017年5月17日專訪亞投行金立群行長之錄音紀錄
  2. 金立群行長提供之<天境傳媒參訪書面稿>
  3. 2017年5月17日專訪亞投行金立群行長之採訪筆記與提問單
  4. 亞投行官網
  5. Asian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ank Articles of Agreement(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章程 中文版)
  6. BY-LAWS OF THE ASIAN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ANK(亞投行附則)
  7. 中國一帶一路網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