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西部需要第三條高速公路

天境傳媒 - 社論
社論HeadlinesIndustryNationPolitics社論2017-06-07

端午節前後連續大雨不斷,釀成巨災,反曝政府人謀不臧、缺乏遠見之弊病,台灣長期以來欠缺全面性之土地規劃與基礎交通建設之規劃,基礎交通建設未結合島內各地水文地理做整體性評估擘劃,甚至左右相連之縣市、河道之上下游等皆未合併規劃以求發揮綜效,淪為各地方政府以爭取建設預算方式大秀選舉政績以致虛耗預算而無效果,遇天災事變則頭痛醫頭、腳痛醫腳地修修補補,縣市首長及主事者方於鏡頭前露臉大表哀戚心痛,夾帶痛定思痛、苦民所苦之睿智、善政神情,宣布將以如何巨資,興建如何雄偉之治水計畫、基礎建設規劃云云。台灣十數年來民主政治雖稍有長進,但前述甚為拙劣之政治樣板戲,仍不時地出現於螢幕前。

 

WiiWii

日前蘇花公路因逢大雨襲擊,落石導致公路阻斷,南北雙向通車全線停擺,造成其他對外聯絡公路瞬間難以消化大量湧進之返家車潮,進而造成如中橫公路於收假前夕嚴重塞車。更有甚者,逕而南下取道南橫公路,復接西部高速公路北返者亦不在少數,造成西部高速公路出現堵塞、車流緩慢之情。一場天災,突顯全台公路系統之脆弱、行政單位應變能力之緩不濟急,亦突顯全台公路系統進發展速度,遠遠落後於台灣百姓擁有車輛之成長速率,當前環台公路早已不敷使用,遑論對未來做出經營擘畫。

 

以台灣高速公路局對於高速公路所作之交通調查與分析為例,研究方法不乏以某段高速公路之交通量監測資料作為基礎,以擬定該段高速公路之交通量調查計畫。亦即,先於該段高速公路前、後端建置交通監測點,負責蒐集該路段平假日與尖峰時段之交通量數據,復依據該等監測資料作出諸如各車道行駛速率、車流量等初判。進而擬定交通調查計畫,針對各調查項目,訂出不同調查方法。例如針對高速公路之「主線」,係以交流道為高速公路基本路段起迄端點,依照方向(北上、南下)及車種(特種車、大型車、小型車)每 15分鐘登記一次「通過量」於<高速公路主線交通量調查表>,分析時以每60分鐘計算一次小時交通量,找出其實際尖峰小時發生時刻,目的為瞭解主線容量是否足夠,據以作為交通改善規劃之參考;又例如針對高速公路之「交流道」針對各交流道進出口匝道,亦依照車種(特種車、大型車、小型車)進行每15分鐘登記一次的「通過量」掌握,分析時以每 60分鐘計算一次小時交通量,找出其實際尖峰小時發生時刻,藉此瞭解匝道容量是否足夠,並做為日後改善之參數;對於地方道路,亦進行所謂「路口轉向交通量及路段交通量」調查,藉由監測路口各轉向交通量及目前之時制計畫,以評估主要道路路口號誌時制之運轉狀況,並提升地區路網交通轉運績效,並藉此瞭解道路系統之交通特性,據以評估路段容量是否足夠,以確切瞭解當地交通實際情形以便日後分析等。

 

酷咖啡 Kool Caffè

整體而言,目前高速公路局所進行之高速公路交通調查與分析,仍以「被動、區段性」為主,亦即,評估之範圍並未以台灣全島作為基礎分析對象,僅以某區域之路段進行研究,即便採用長期觀察,但若未將台灣汽車擁有率之成長趨勢一併納入考察,必然時常上演重大連續節日前夕,交通部官員對媒體喊話保證「運輸不打結、車流必順暢」,最後卻屢屢出現遍地塞車、事後遭媒體逼問、追究原因之窘境。再者,以被動式即以某路段前、後端設置監控點追蹤車流之觀察方法,看似主動但實際上過於消極,21世紀早已進入大數據(Big data)時代,以大數據分析商業趨勢、判定研究品質、避免疾病擴散、打擊犯罪等早已非太陽下新鮮事,自亦得以相同分析方式作為測定、預估道路使用及路況之方法,舉例而言,台北市民於連假前於花蓮某飯店訂房投宿,若該市民擁有私家車輛,自可推定其可能駕車南下,積沙成塔,蘇花公路及沿途行經高速公路於連假期間可能湧入之車流,自得於假期前夕初步掌握。「大數據」號稱21世紀的礦產,其來有自。

 

因此當交通部門以略為過時之分析方式評估道路需求時,公路建設部門擘劃未來公路系統之依據即可能失去準確性。交通問題非僅以處理當下壅塞、遲滯即足,「人無遠慮、必有近憂」,此道理於政策擘劃亦然。當每逢假期全台公路即瀕臨心肌梗塞時,交通部門相關單位仍以有道路之通過量作為籌謀改善之策之基礎,自然與民眾心理之期望產生落差。「台灣東部需要蘇花高速公路、西部需要第三條高速公路」早已為一般用路人內心之冀望,但這種渴求卻可能在官員過時的交通評估模型中遭到忽視。

錢借貸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