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層司法人員為司法改革重要環節

天境傳媒 - 社論
社論HeadlinesLegalNationPolitics國內政治法律社論頭條2017-06-19

蔡英文上任後召開之司法改革會議進入尾聲,各分組決議出爐,零零總總上百項決議日後能否正式於立法院提案並完成立法尤屬未定之天;司法改革會議結束後,能否如蔡英文所設想,凝聚全民對於司法之共識、消弭民眾對於司法之不信任感等亦令人存疑,甚且,對於台灣之司法制度之積弊,能收多少革新之成效,則令人不敢輕易盼望。五組分組會議,分別以「保護被害人與弱勢者的司法(第一分組)」、「全民信賴公正專業的司法(第二分組)」、「權責相符高效率的司法(第三分組)」、「參與透明親近的司法(第四分組)」及「維護社會安全的司法(第五分組)」為主題。其中,與司法審判實務較相關者為第三分組之「權責相符高效率的司法及第四分組之「參與透明親近的司法」,前者復以「提升檢察系統的透明與效能」、「檢討法官、檢察官的任用、監督與退休給付」、「律師的專業化與職業倫理」、「檢討檢、警、調人員的專業分工」等為分組討論之議題,項目偏重制度面之改革,對於實踐面即實際運行成效稍欠關注;後者則以「法律人的養成、考選、專業訓練」、「人民參與司法」、「公開透明的司法」及「親近人民的司法」等議題,企圖透過改革拉近並消弭司法體系與人民之間的距離。然而,對於基層司法人員實際工作面臨之挑戰與司法體系運行近百年,於司法基層人員工作中所衍生之弊端,皆未贏得應有之關注眼光,因此,司法改革即便大張旗鼓,仍難以擺脫手高眼低之不務實形象。

 

WiiWii

司法院受制於<中央政府機關總員額法>對於司法院奉公辦事之公務員員額總數設有上限,故僅以能挪移、支援、佔缺等方式消化日益積累、日益龐大之案件量,而難以以增加人員之方式解決。亦即,目前台灣司法體系係以固定之員額,處理日益增加之案件數,結果自然造成各地積案問題嚴重、司法人員工作量難以減輕,壓力漸增、工作過勞、品質下降,惡性循環,致使百姓難以信服判決,最終斲傷司法威信。再者,一個裁判之作成,除去參與審理之審判長與陪席法官及執筆裁判之受命法官,尚須由法官助理協助整理卷證、書記官繕打筆錄、製作司法文書、錄事負責校稿蓋印、法警協助維持開庭秩序,亦即,一個裁判之作成,背後動員之司法人力並非僅法官而已。因此當新聞出現法官、檢察官辦案過勞暴斃等訊息時,同時意味著「協助該法官、檢察官辦事之司法基層人員,亦同樣面臨過勞之處境」,換言之,司法積案問題嚴重,並非僅須關注法官檢察官是否過勞,同樣的,基層司法人員亦面臨相同嚴峻之問題。

 

司法基層人員於各地法院目前均普遍缺額,而訴訟制度雖僅稍作更改,對配合辦事之基層司法人員則可能構成嚴重影響生活作息之挑戰。以法警為例,各地法院皆早已陷入人手吃緊、排班難以調劑之窘境,亦屢傳人犯脫逃、當庭自殘等新聞。近期刑事訴訟制度關於羈押人犯夜間不得訊問之新制,雖使人犯可以在保持清醒之狀況下面對羈押審查,但必然造成法警需另行安排人力警戒該等原本於訊問後即可移送看守所之人犯,於是以臺中地院之法警為例,動輒出現值班超過48小時之異常過勞情況。以極度疲倦之法警,從事風險極高之人犯警戒與戒護之工作,後果根本令人不敢設想。基層司法人員工作條件之嚴峻現況,理應為司法改革重要環節,然而,法警人力不足、過作量過度可能產生之風險,於司法改革會議中竟未置一詞,其他如法官助理妾身未明、書記官工作量難以負荷等裁判背後的荒唐實況,亦皆無人聞問。何其可笑,立法者在關懷被告於羈押審查腦袋是否清醒時,卻罔顧司法基層人員因此可能面臨「夜不成眠」;司法改革會議就法官、檢察官工作量細心呵護檢視時,卻誤以為裁判書之生成,係在法官寫完裁判後便能「從天而降」。

錢借貸
酷咖啡 Kool Caffè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