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帶一路 對兩岸青年之觀察

天境傳媒 - 社論
社論EconomyHeadlinesIndustryMarketsPoliticsWorld社論2017-05-22

不管輿論在島內做如何看法,大陸自2013年開始倡議至今的「一帶一路計畫」,確實在短短幾年當中,吸引世界各國之目光。一帶一路計畫係以提升沿線國家之基礎建設為基礎,舉凡交通、水利、運輸、通訊等,皆可能列入項目,使沿線國家之產物能夠向外輸出,提升貿易量,但重要者為,使沿線國家每個角落之意見能都夠傳遞出來、人才能夠流通,最終提升沿線國家居民人類生活最低生活之標準、維護沿線國家住民之人性尊嚴。簡而言之,若僅以貿易、經濟發展角度,詮解一帶一路之意義,將有見樹不見林之遺憾;另一方面,若僅以「競爭或利害分析」之角度出發,試圖理解一帶一路對西方世界之衝擊,亦將無法窺探中國大陸倡議一帶一路基礎建設之初衷,信任關係之建立亦將純粹取決於利害算計。承此,大陸發展一帶一路建設,或於日前舉辦「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方皆以「共商、共建、共榮」或為全球百姓服務等,做為倡議最基底的哲理思維,並以此進行對內、對外之說理溝通。

 

WiiWii

2017年5月14日、15日,大陸於北京舉行為期2天的「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世界各地及海峽兩岸,對之點評指教之意見雜沓,褒貶不一,取徑不同,立場各異,導向之結論自亦相異,簡而言之,各有讀者,各取所好。基於所謂見微知著之道理,中國大陸倡議之一帶一路國際合作計畫必將取得成果。所見之微,並非在挹注之資金龐大、動員之人次甚眾,乃在對於為期2天「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中志願者身上的觀察。簡而言之,在於這些志願者所展現,對計畫的熱忱,從志願者的身上,看見了眾志成城而取得成功的可能。

 

高峰論壇進行期間,志願者事前按照工作進行分組,機場接待組、媒體諮詢組、隨行翻譯人員、場地支援人員以及機動支援人員等;各自分班,輪班交替,年齡普遍為22-24歲之間之年輕人,成員則來自北京市內外各大學,例如北京化工大學、國立師範大學…等。5月14、15日兩天,北京日間平均溫度為攝氏31度上下,只見這群志願者不畏高溫,於集合地點穿戴整齊並有條不紊地列隊進場換班,對於職掌之任務亦清楚明確,對於一帶一路計畫亦各有自己的見解,而不拘泥於官方文宣上之陳詞,對著一帶一路能夠為世界所帶來改變,這群年輕人自己有自己的夢想與堅持。最重要的是,基於對一帶一路計畫理解、認同、衷心支持進而產生的熱忱,使得這群志願者奉行事務時顯得主動、體貼。出借所持手機使與會者緊急與人聯絡、主動詢問是否需要協助、回答詳實徹底等,在會議進行期間,於議場中屢見不鮮。

 

酷咖啡 Kool Caffè

20來歲正是無拘無束、自由爛漫的年紀,若不是出於對一帶一路計畫內心有所共鳴、認同,此等年輕人不可能願意受到服務規矩之節制、不可能行事主動並帶有熱忱,更不可能對於官方主導的國際合作計畫透徹了解,並持有一己之愚。中國大陸之年輕人,對於國家建設與試圖打造世界的未來,得有敢於夢想之機會。「讓年輕人敢於夢想」,是一個國家及政府,最基本應該做到的事。於是當蔡英文及民進黨政府拒絕大陸資本作為天使基金,挹注台灣新創事業而扼殺無數創意成熟的機會、以恫嚇式的教育、宣傳,使台灣人因無知而產生畏懼及誤解,而自絕於世界、對於低薪及物價高漲束手無策,僅能訴諸宗教、神格式的台獨意識麻痺人民,並培養毫無來由的族群優越。民主如何、法治如何,絕對的進步,相對的落後。在某些領域上,大陸確實有可以進步的空間;在某些領域上,台灣則遠遠被諸國拋在腦後,甚至成為新世界的棄民。

 

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閉鎖自負的台灣媒體,即便未派員前往會場實地採訪,竟也能東拼西湊西方部分媒體觀點,恣意撰文加以抨擊批判、喝盡倒彩;懵懂無知的台灣青年,未必了解一帶一路最基本的架構,竟也透過「懶人包」等垃圾新聞,牙牙學語、不明究理地指摘點評。在普遍無知的時代,能對大陸隨口謾罵上兩句,便彷彿走在知識上之尖端,而不問自身所持之觀點從何而來、將從何去。相較於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期間,因理解而展現熱忱的年輕志願者,當「棄知、去智」在台灣年輕人族群中蔚為一股潮流時,很難言喻那份感覺,是無奈,或是可笑。

在北京首都國際機場負責接待之志願學生
在北京首都國際機場負責接待之志願學生
於媒體酒店負責換發採訪證件之志願學生
於媒體酒店負責換發採訪證件之志願學生
高峰論壇落幕後,志願學生於會場外合影
高峰論壇落幕後,志願學生於會場外合影
錢借貸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