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官助理之改革與現實應變

天境傳媒 - 社論
社論HeadlinesLegalNationPolitics社論2017-05-31

司法實務工作中,「法官助理」之權益,長期以來遭受司法院蓄意漠視,以規避公務員身分保障之「約聘制」建構,一年一聘、退撫機制闕如、考評機制漏洞百出,甚至受法官情緒左右而影響去留。更因而不受「一例一休」等勞基法之規制,審理勞動案件之法院,公然成為規避「一例一休」等法令之化外天堂。「約聘法官助理」此一在司法界顯得突兀之職務,由於缺乏最基本的身分及勞動條件的保障,導致人來人往,有如過江之鯽,流動率甚高,進而使經驗傳承不易、職務標準流程等制度遂難以建立。最終顯現者即為各庭各股工作要求標準不一,全然取決於配股法官之喜好、習慣。於是出現法官助理平日工作有悠哉閒暇、怡然自得者,亦有案牘勞形、消耗頓冒者,勞役分配不均,若遇須共同輪分協助法官工作時,更出現「能者總是多勞」之謬象,於是獻身法官助理工作宛如抓鬮、押寶。

 

WiiWii

更有甚者,經驗豐富之法官助理,因嫻熟工作、辦事牢靠,導致受法官「倚重」,反而承擔全部裁判書製作之工作(於法院戲稱「全額交割股」),此情於各地法院,並不乏其例,於是職司裁判之法官,淪為職司蓋章之橡皮。而司法院素來以法官助理所撰寫之文書為「裁判意見書」、法官撰寫之文書,方為「裁判」。然而,此二分方式,卻為「法官助理撰寫之裁判意見書,於法官蓋章之後,即成為裁判」此取巧行徑預留門路。難怪司法院每年於法官學苑舉辦「法官助理訓練課程」時,詢問受訓法官助理「平日是否有幫法官撰寫判決?」台下與會之法官助理往往鴉雀無聲、不發一語。

 

無可奈何,在司法實務中,幾乎為審判工作基石之法官助理,對其職務之合理保障,卻在蔡英文主導的司法改革大戲中遭到遺忘,司法改革會議宛若漫步在雲端,而脫離審判工作之現實。所幸,此等隱藏在正義女神天秤下的陰暗事實,在天境傳媒以社論「法官助理 遭司法改革會議遺忘的族群(一)、(二)」大肆抨擊後,引起廣泛轉載。此議題亦受立法委員『黃國昌』之重視,其立法院辦公室將於2017年6月2日召開「如何改善法院基層人力不足公聽會」,針對法官助理工作內容繁重、人力不足、過勞情形及法官助理聘用遴選機制修改方向(包含聘用年限、遷調機制等),進行討論。法官助理制度建置十餘年以來遭政府漠視之弊端,總算受到部分重視,無數年輕法律人以寶貴青春所累積的遺憾,一時曙光乍現,但仍有一絲感概。

 

酷咖啡 Kool Caffè

黃國昌召集之公聽會中,僅邀請「法官代表、書記官代表及司法院代表」與會,對於工作權益遭受剝削之法官助理,竟未獲邀出席,黃國昌主動重視司法基層人力弊端,雖令人讚賞,但仍有不盡完美之遺憾。再者,司法院統計法官助理與法官配置比例為0.66人,亦即,每位法官僅有0.66位法官助理協助審判工作之進行;反面而論,意味著每位法官助理需協助近2位法官辦事,極易形成「2位法官未先行協調,同時交辦急件」之窘境,造成法官助理宛如夾心餅乾,於是各地法院皆有搶人大戰戲碼,法官助理左右兩難,僅能以加班應付不得耽擱時程且業已過量之審判工作。亦因此,提升法官助理與法官之配置比例至「1比1」,為降低法官助理工作過勞之基本方針,簡言之,各法院現有法官助理之人數,需予以擴編。

 

再者,各地法院普遍而言,「庭長」習慣上未配置法官助理,須由全體法官助理輪分工作。而法官助理更因普遍年齡較輕、學習能力較佳,故須承擔諸多支援工作(如開庭、為民服務櫃台、公證處佐理員、案卷歸檔等)及配合司法新政策之協助工作(如電子卷證、人民參與審判等)。亦即,法官助理實際上之工作負荷,無法全然以「法官助理與法官配置比例」窺探全貌。簡而言之,與其邀請「交辦工作事項之法官」出席陳述法官助理是否有人力不足、過勞情形,不如要求司法院開示全台各法院歷年法官助理之差勤及上下班打卡之統計紀錄,具體檢視休假情況、超時加班情況,讓數字真相震撼世人,而非給予司法院、法官粉飾太平之機會。再者,使法院當前各正式公務員均能核實奉公,摒除以「支援」方式調法官助理辦事,亦為改革法官助理過勞情形之要務。

 

而就「法官助理身分正常化」部分,既然於責任上要求法官助理需擔負與一般公務員相近之義務,未來於法官助理之身分保障上,自應一體適用公務員相關法制。目前全台各法院,現職法官助理近2,000人,對渠等既有之工作保障自亦不得在改革過程中任意犧牲。簡言之,未來法官助理納為正式編制之公務員、納入正式司法考試加以遴選(而非委由各法院自行招募)等,雖皆為必然之改革方向,但對於現職之法官助理,則不妨透過「在職訓練、資歷轉換甄選(如服務年資滿一定年限或具備律師資格等)」等方式,使渠等仍然保有法官助理資格。換言之,以「每年統計法官助理缺額,遞補具備通過法官助理正式司法考試資格者」之方式,逐年換血,方可避免未來在制度改革進程中,出現對現職法官助理工作權剝奪之憾事。而現職法官助理服務年資自亦應予以一併保留,蓋渠等服務於法院之年資事實,自不應司法改革而加以竄改、否認。

 

近年法院案件暴增,法院基層人力不足早已為不公開之新聞,司法院一昧粉飾太平,不願主動為其構成員向立法院爭取預算、權益,坐視基層職員過勞、置基層員工之苦楚於不顧,須負最大責任。法官助理之制度弊端僅為冰山一隅,其餘如法院「約聘資訊人員、約聘書記官、約聘錄事」等,皆同樣飽受「約聘制」此惡劣制度之荼毒。而正職公務員如「法警」,亦同樣有人員不足、超量工作之情形。在正義女神之天秤下,犧牲者為諸多不見陽光之約聘人員駭骨。

錢借貸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