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帶一路 沿線國家安全風險地圖發佈

天境傳媒 郭玫蘭 報導
兩岸國際時事Politics兩岸國際時事2017-05-17

關注「一帶一路」話題持續延燒中,「一帶一路」峰會剛結束,隨及隔天就有幾份不同機構製作「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安全風險地圖陸續發佈,希望建立有效的評估和預警機制,能為之後大陸企業參與「一帶一路」倡議提供有力保障。

2017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 記者莊嘉宏攝
2017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 記者莊嘉宏攝

「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甫於2017年5月15日結束,「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安全風險地圖發布暨學術研討會就於5月16日在北京舉行,多位專家就「一帶一路」建設潛在風險及當前國際安全等議題展開研討。

據了解,「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安全風險地圖從2015年開始,已連續發佈了3年。地圖根據風險情報信息採集系統和風險信息管理系統,將風險數據庫、電子地圖、風險分級及風險趨勢進行結合,形成直觀圖示,主要在為中國大陸企業「走出去」提供決策參考。

WiiWii

關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政治風險,建立有效的評估和預警機制,能夠為接下來中國大陸企業參與「一帶一路」倡議提供有力保障

中國現代關係研究院院長特別助理、反恐專家李偉說,中國大陸企業在海外的安全意識遠遠落後於「走出去」的步伐。大家要清醒地意識到,風險確實存在,只有做好萬全准備去應對,才算扎實推動「一帶一路」建設的發展。

國際關系學院副院長孫志明指出,「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剛剛落幕,此時發佈地圖十分必要。在他看來,「一帶一路」倡議落地有大量實踐工作要做。如何把「風險之路」變成「平安之路」,把「衝突之路」變成「合作之路」,把「落後之路」變成「發展之路」,需要逐步探索。”

中國人民爭取和平與裁軍協會秘書長朱銳說,安全對於人類來說就像陽光和水,擁有時不知道它重要,失去了才覺得尤為珍貴。他認為,在「一帶一路」的建設過程中,安全和風險防控的重要性毋庸置疑。

華東師範大學國際問題研究所所長陸剛建議,依托「大數據」技術建立「一帶一路」可視化平台。他表示,伴隨著大量基礎設施建設項目,「一帶一路」推進過程中,必然會產生大量的數據。如果能有效利用這些數據,將可對潛在風險洞若觀火,及時、有針對性地提出調整措施。

這場研討會由絲路規劃研究中心、國研智庫、南方都市報社、中安特衛聯合主辦。另有北京大學、中國公安大學、中國政法大學、國際關系學院、對外經濟貿易大學、中國社會科學院、北京外國語大學等多位教授、研究員出席研討。

酷咖啡 Kool Caffè

另外,鳳凰國際智庫與德威公共安全研究院聯手打造的「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政治風險評分表和風險地圖,堪稱中國大陸首份互動式「一帶一路」風險地圖,以量化方式直觀地呈現了「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綜合、政治、安全風險,為中國大陸資本安全「出海」指點迷津。

上述結果顯示,「一帶一路」極高風險類國家有4個,高風險國家11個,較高風險國家20個,中等風險國家13個,低風險國家12個,極低風險國家5個。根據鳳凰國際智庫的測算,大陸在2014年至2016年3年內對較高風險國家以上的非金融類直接投資和工程承包金額佔對「一帶一路」沿線65個國家總額高達59.53%。

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中,具有較高政治風險國家主要集中在西亞、南亞和東南亞等國家,而中東歐國家基本是風險普遍偏低的國家。儘管如此,在「一帶一路」沿線的各個區域,區域內國家政治風險呈現出非常多樣性的特點,涵蓋了政府穩定性、社會經濟狀況、內外部衝突、軍事政治、法律與秩序、腐敗程度等眾多層面可能引發的風險。極高政治風險的國家包括阿富汗、敘利亞、葉門和塔吉克

這些國家的共同特點是其國內政局極不穩定,塔吉克發生軍事叛亂後剛剛平息,而其他國家都處於內戰之中,同時恐怖主義勢力在這些國家活動頻繁。高風險國家主要包括前蘇聯加盟共和國國家和西亞國家,例如位於歐洲的烏克蘭、摩爾多瓦和位於中亞的三個國家。這些國家的特點是儘管國內尚未由於政治局勢不穩定而爆發大規模暴力衝突,但部分國家執政政府缺乏能力在短期內平息國內的政治騷亂,隨時有可能使衝突升級的風險。

優化「一帶一路」背景下中國大陸資本海外投資格局,打造屬於中國大陸的全球化2.0時代,需要企業對政治風險進行準確評估,以採取有效措施規避風險。

錢借貸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