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 詐騙集團式的轉型正義

天境傳媒 - 社論
社論社論2017-04-19

位在台南烏山頭水庫,嘉南大圳設計者「八田與一」之銅像,日前遭人蓄意破壞,在台灣掀起一波不小的政治糾紛,沸沸揚揚、慷慨激昂,但依舊淪為無限上綱式的各說各話、各取所需,有認為八田氏乃人道主義者,曾為拯救台灣農民而與台灣總督府對立,故八田氏之銅像並非為偶像崇拜或殖民主義下的產物,乃是跨越時代、超越政權並展現台灣人情味之史蹟,因此抨擊下手破壞者遺忘歷史;有認為八田氏所象徵者乃日本殖民主義對台灣地力、民力之榨取,遂對斷頭行為額手稱慶,並對批判破壞者之言論感到不可思議,訕笑對方乃甘做日人走狗,為皇民遺奴。

 

WiiWii

一座銅像之毀壞,一時之間彷彿觸動了台灣人纖細的心靈、敏感的神經,輿論看似各有所擁、群情激憤,但其實都是精心設計的無聊,都是不必要的狗血與內耗。政客刻意藉此契機大秀渠等對於台灣土地之情懷,冷眼旁觀此類造作噁心戲碼,內心則須保持明辨政治秀場與歷史場景不可混淆之明晰。涇渭必須分明,讓歷史的歸歷史,讓政治的歸政治。但有趣的是,歷朝歷代的政客,往往傾向於將其政治上的髒手,伸進歷史無瑕的領域之內。

 

八田氏銅像設立於1931年7月8日,據傳為民眾出於感念而自發設立,事實為何猶待考據,惟勿忘1931年約莫為日據時期日本政府推動「內地延長主義」之尾聲,並同時為下一階段「皇民化運動」之發軔。而有聰明、務實性格之台灣人,面對統治者有傾向妥協的歷史習慣…。該銅像歷經二戰後期物料吃緊,為避免遭熔毀為軍用而暫移,及國府來台後為避免觸及當局者底線故低調掩藏,於1981年方再次在烏山頭水庫八田塚前設立臺座後重新安置,此後相安無事,成為在地的一方歷史景物。然而,2000年政黨輪替後,該銅像悄然地被賦予新的政治涵義,成為本土意識優先、去中國化等以政治手段重新形塑歷史意識的諸多運動的一環,至2007『陳水扁』頒贈對八田氏之褒揚令時達於高峰,陳水扁的褒揚令敘及「歲月崢嶸,試新硎以水利建設,存懋績於蓬島群倫,展志勤業,譽流三臺;盛德遺範,青史傳芳。惟斯人已遠,軫悼曷極,特予明令褒揚,用表政府緬懷英賢之至意」,褒揚令出自大筆之手,頗具心機地將其定調為:僅僅感念八田氏遺德四方之工程貢獻,而與日本殖民主義完全切割。亦即,八田氏毋庸為日本殖民主義之沉苛過往負上一份責任。

 

錢借貸

近年日本對於「零戰」戰鬥機之設計、功能、意義作出一系列新的思辯,動畫<風起>描繪設計者內心對和平之嚮往及對戰爭之哀傷、小說《永遠の0》再次將上戰場之百姓,粉飾為被屈從時代但企求生存之悲哀族群、談話記錄<零戰與日本刀>則洋溢為戰行與軍國主義辯解之意味。日本因身處地震帶,因環境培養之民族性格,強調追求生活在吐納之間的瞬間的美,於是善於遺忘,以便隨時重建、重新展開人生。基於此等性格,渠等對於二戰行為的反思與日耳曼人大有不同,日本族群不若日耳曼人般認定民族須對戰爭犯行擔負原罪,於是往往偏好從原子彈的受害者切入,述及戰爭對人類(尤其是日本族群)之迫害,侵略者於是搖身一變成為和平擁護者。此等在西方與被侵略國眼中近乎無恥的舉動,大和民族做起來毫不費力,但值得深思者為,此等性格巧妙地被有心人士利用,而與台灣主體意識相結合,在「台灣人應知台灣事」與「轉型正義」的號召下,台灣百姓必須很理智的知道,1895年後台灣為日本殖民之用,乃理所當然之事,台灣政府對於那些所謂對台灣有卓越貢獻之建設,必須與殖民主義相互切割,而不帶情感地在技術層面上加以讚揚。因此八田氏所設計監造嘉南大圳,只需探討產量因此提升幾多、灌溉如何普及、農民因此不再看天吃飯等德政層面,而不問彼時台灣糧產有多少優先運往日本、不問台灣人於彼時,政治地位是否相應地被同等對待、不問台灣人在殖民時期是否被日本人當成同等國民看待等。對於工程,台灣人必須學習只僅於工程,而不及於政治…。簡而言之,台灣人必須學會無恥…。

 

在蔡英文及民進黨政府的思維中,或許學習如何「無恥」,是一件並不可恥的事。然而弔詭的是,蔣介石主政時期所興建水利建設、所推行系列嘉惠農民政策,與嘉南大圳相較其實並不遜色,然而,以同樣「無恥」之尺度,卻無法得出對蔣介石在「歲月崢嶸,試新硎以水利建設,存懋績於蓬島群倫,展志勤業,譽流三臺」一事上須給予相同緬懷之結論,在此等「無恥悖論」中,可知蔡英文口中的轉型正義也好、台灣主體意識也罷,均僅為結合政治所需之工具,這樣的轉型,如果也能稱為轉型,則台灣爾後勢必隨政黨輪替而不斷於轉型道上輪迴。

 

歷史即便到了當代,依舊賦予台灣人特有的悲哀。

酷咖啡 Kool Caffè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