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 躲在拒馬後的詐騙集團首領

天境傳媒 - 社論
社論HeadlinesLegalNationPolitics社論2017-04-21

反對年金改革之士近日圍繞立法院進行抗議,群情激昂,擦槍走火引爆不少衝突,並傳出抗議者對欲進入立法院之立法委員加以阻擋、圍攻及潑水等情。眼見衝突局勢升高,蔡英文遂罕見地發表談話,一方面表示絕對不會放任以暴力抗爭拖延改革腳步之舉,一方面則要求軍公教人員「再拉台灣一把」。

 

蔡英文的談話,顯然經過精心的鋪陳,全文充滿含沙影射及推諉卸責,首先忝不知恥的表示「這個年金改革的方案,已經經過了社會的充分討論」,接著以佔人便宜、呼籲共體時艱之姿態,要求「軍公教人員再拉台灣一把」,亦即,在蔡英文的心目中,就年金改革一事,業已經過充分溝通,因此公務員應該知所好歹、共體時艱,犧牲小我地再拉台灣一把。然而,從年金改革會議之召集以來,意見代表之遴選充滿黑箱、討論過程亦爭議不斷,吾人實不知蔡英文所謂「已經經過了社會的充分討論」究竟所指為何,或許僅在蔡英文與陳建仁之辦公室內吧。而蔡英文政府硬生生從軍公教人員口袋中掏出錢來之後,仍訓誡渠等犧牲小我、共體時艱,如此操作手法,實在過於粗暴。

 

WiiWii

或許年金改革乃勢之所趨、多數民意所向背,然而,所謂的民主真諦,最珍貴的精髓恰好為在此等風潮下,強調對於少數人之保護。蔡英文的改革,必然形塑出社會上的一群少數族群,政府公然畫下那條區隔之線,已非善舉,遑論蔡英文進而縱容社會上多數之聲音,持續霸凌少數族群,更發表前述談話,公然要求軍公教人員噤聲,真叫人情何以堪。蔡英文雖將自己精心包裝成善於溝通、願意溝通之明君,但實質上則為行事欠缺敦厚之偽君子。更有甚者,若干空有腦袋而內心欠缺仁厚之士,如台大法學院李姓教授,為老不尊地嘲諷「圍城的人不會心虛嗎?」,更故作玄虛地講述不少挖苦反諷言論,而因為玄虛故彷彿充滿學問,因而引起媒體加以報導,當法律系教授亦帶頭加入社會上的多數時,台灣社會其實已病入膏肓…。

 

而對於執政者暴力壓制抗議者的象徵「蛇籠與拒馬」,蔡英文則將之刻意模糊焦點為「同時,我也要向受到交通管制影響的人民,說一聲抱歉、要拜託大家忍耐一下。這些不方便,是為了讓年金改革的法案順利地進入審查程序」,亦即,在蔡英文眼中,蛇籠和拒馬所象徵的意義,僅止於交通不便,而非對於抗議者心理上之嚇阻或政府高壓管制異議者之恐怖手段。當台北市有超過三分之二的拒馬都被抽調至凱達格蘭大道周遭,圍起重重防護時,蔡英文僅輕描淡寫地對於造成交通不便一事,請百姓體諒。亦即,蔡英文對於衝撞拒馬的那群人,內心並不感到抱歉,拒馬的確是拿來對付異議者的;而蔡英文感到抱歉的,仍然是未加入抗爭的多數人。對於年金改革,蔡英文展現出的,僅為有恃無恐的傲慢。

 

錢借貸

最末,蔡英文語重心長地說道「非理性的行為,不會得到社會的認同;刻意製造衝突,更無法阻擋改革的決心、滋事份子須加以嚴懲」,並且言之濯濯地表示「年金改革不是針對誰,也不是為了汙名化誰」。然而,蔡英文及民進黨政府推行年金改革至今,真的沒有汙名化到特定族群嗎?蔡英文可能沒有上網的習慣吧,而如此睜眼說瞎話的辯白,聽在走上街頭者的耳裡,又豈能心有戚戚焉?

 

民主,因為能容忍不同的聲音,尤其是少數者的聲音,而珍貴。當政府一手在社會群體中劃出少數後,應予更多保護者,其實為那群被劃為少數之族群。然而,蔡英文承襲蔣介石以來政府教化人民「共體時艱、犧牲小我」的殉道思維,反而以更高的道德標準要求那群一夕之間財產平白無故蒙受侵害之人須維持理性,再多的呼籲,都只是在天平另一端的多數人心中,烙印下少數人無理鬧事的印記,衝突於是揚升為仇恨。如此明目張膽的執政暴力,在法學迂儒的眼中竟視而不見;躲在拒馬後的溝通,企求的並非少數人之理解,而係多數人的背書。

酷咖啡 Kool Caffè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