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 已不具備民意基礎

天境傳媒 - 社論
社論社論2017-04-17

2016年5月20日至今,「武后坐天」將屆滿一年,在一個寒暑之後,已足以證明蔡英文並不具備領導台灣之長才與人格特質,其自幼家境優渥,嬌生慣養,求學之路頗為順遂,返台任教、任職皆未遇窒礙。其前半生堪稱耀眼,但相對的,此類人格成長過程,往往不知「失敗」為何物、往往甚為固執,亦往往缺乏感同身受之同理心。蔡英文學而優則仕,轉而從政後,一路官運亨通,惟所任職位階非至要,缺乏地方及行政首長歷練,身邊亦乏幕友策士相佐,2012年,拜民進黨諸天王內鬨且選舉把戲係遭百姓看穿之情況下,學者出身的蔡英文,在民進黨內突然成為一股清新清流,於是遂出現:向來仇富之民進黨,卻推派出身豪門之千金投入選舉;向來號稱與基層勞工同在之民進黨,卻推派不知民間疾苦之小姐為黨主席之弔詭現象。

 

WiiWii

民進黨諸天王原以為挑揀一個天真無邪的千金作為魁儡領導人,可行背後操控、手握實權之事,豈料小妮子並非如外貌斑柔弱,不甘受擺布,幾經周折,天王落敗,遂走避日本或沉隱於市,下場令人扼腕。蔡英文雖因此逐步對內、對外擷取大權,惟仍無法補足其身邊人才不足之窘況,馬英九用人唯親、親信治國,在體制外重用金溥聰而毀憲亂政之劣跡,再次復辟,此從蔡英文廣召各色改革會議、設置族繁不及備載之各類「辦公室」可見一斑,施政無軸心哲理,蒼蠅無頭自不知去向;做人毫無擔當,施政不力亦僅能任輿論沸沸揚揚。因此蔡英文需要各種改革會議之建言,因為對於台灣之未來,她毫無設想;因此蔡英文需要各色體制外之「辦公室」來疊床架屋,因為她身邊缺乏可資仰賴之施政團隊。

 

倉促上陣,表現自然荒腔走板,缺乏穩健之幕僚團隊、事前計畫亦不夠充分,於是蔡英文政府的內、外政策皆陷於進退失據之窘境,僅能再次走上民進黨口號治國的套路,以選舉話術作為執政具體方針,蔡英文政府一而再、再而三地給百姓築起美夢,酣睡夢中之人無法看清現實,於是蔡英文刻意讓百姓沉睡。另一方面,為掩蔽民進黨不擅經濟及兩岸議題之真相,蔡英文遂發起恫嚇式的兩岸政策及對國民黨黨產鋪天蓋地式的追殺,仇恨之人眼中看不見理性,於是蔡英文有意使百姓品嘗復仇之快意;恐懼之人眼中看不見真理,於是蔡英文關閉兩岸溝通之門。

 

所幸,當蔡英文在政治人物民調結果中,顯示聲望僅剩29%、不滿意比例高達47%時,我們仍可稍微洞見台灣未來的轉機,梁啟超<飲冰室文集>中的<新民論>曾經提及一個故事,夏天的時候,將錶放在冰上,因為冰很快就融化了,所以錶上之度數馬上便觸及地面;相對的,嚴冬時期作相同之事,則錶上之度數則維持不墜。梁啟超用此故事比喻清末改革首重之事,在於「新民」,亦即喚起、提升百姓素養,則推行改革便事半功倍、水到渠成。同樣的故事,巧妙地發生在現今的台灣,蔡英文上任後所推動一系列花拳繡腿的政策,百姓雖一時受到迷惑,但終究宛若西洋鏡,播放時雖頗為璀璨,但失去光源後即黯淡無光,戲終人散,台灣百姓之素養業已逐漸提升,蔡英文與民進黨政府一昧地尋求過往江湖術士式的治理方式,終究遭人拆穿。而當百姓揭穿蔡英文之江湖招式後,幡然覺悟,直接呈現的即為民調滑落之現象,蔡英文的民調滑落乃必然之事,而一心避免承擔責任的她,顯然亦已不具備民意基礎。

酷咖啡 Kool Caffè
錢借貸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