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定宇 仇恨的製造者

天境傳媒 - 社論
社論社論2017-04-20

綠色十二寇『王定宇』日前針對「嘉南大圳 八田與一斷頭事件」痛心疾首地發表看法,稱「不該用蔣公雕像作為對比,撕裂台灣族群、八田與一技師在歷史的價值,不該被抹滅」云云,並如喪考妣地認為「他是對台灣只有貢獻沒有傷害的人」;相對於過往幾起蔣介石銅像遭潑漆、塗鴉或破壞之舉,王定宇則輕描淡寫地表示對於228事件及後續白色恐怖的「真相」和「元兇們」都還要繼續釐清,才能討論和解及原諒。兩相比對,顯然在王定宇心中,點評人物之標準,會隨被評比之人物不同而有異,蔣介石乃影響世界歷史之人物,純粹就歷史影響程度而言,八田氏與蔣介石根本不在同一層次之上,蔣介石之功過,至今雖蓋棺但於歷史學界仍難有定論,惟在王定宇眼中,則可輕易武斷地定位成「228之元兇」。

 

WiiWii

好議論而自曝其短者,王定宇也。外文系畢業的他,缺乏歷史判讀之素養,卻懷有史官秉筆直書之勇氣,但結果僅為立論淺薄、言行輕率,更再次挑起不必要之對立,蓋在台灣尚殘存有本省、外省、統派、獨派等縱橫交錯不同族群遺留之激昂時,身為民意代表而享有較多政治話語權之人,卻不謹言慎行,甘於輕佻,此或許為早期台灣立法委員採複數選區制,故僅需以激烈言論贏得特定族群或小部分人支持,即可輕易當選之故,因此問政益發乖張、不堪入目。台灣立法委員選舉因為選風光怪陸離、笑話屢傳,遂修法為現制,使候選人須贏得普遍性之支持方有機會當選。然而,前述舊制度下之選舉或問政陋習,仍烙記在部分政客腦中,以粗魯無禮作為問政犀利、以輕率莽撞作為質詢精準,制度雖經遞嬗,而立委依舊是「豬公」。

 

王定宇認為八田氏的價值不僅只於一尊銅像,而是一名技師不分國籍與政治色彩,對台灣無私奉獻的心。王定宇這一長串宛若八點檔肉麻台詞之言論,直令聽聞者同聲落淚,然而,曾認榮民遺眷是肥貓,而提案刪除「養遇福利金」之王定宇,對於大部分隻身渡海來台後,畢路襤褸地在台灣各項建設中奉獻青春的廣大榮民,王定宇顯然認為渠等未若八田氏般值得感念,遂罪及妻孥,狠心刪除榮民遺眷之養遇福利金。而王定宇認定八田氏為日據時期台灣現代化之重要土木工程推手,卻漠視廣大榮民亦為奠定台灣近十年各項基礎建設之重要主力,年近半百而必然見證過榮民犧牲奉獻、投入台灣基礎建設過程之王定宇,一方面顯得健忘、一方面顯得過分懷古而不可思議。或許王定宇恰為魯迅筆下渾身為「一綑矛盾」之人物,而這捆矛盾,似乎沾染了濃濃的政治色彩。

 

酷咖啡 Kool Caffè

有趣者為,與拆光台南蔣中正銅像聞名,卻誓言修復八田與一銅像之『賴清德』相較,直言「用蔣公雕像作為對比,將撕裂台灣族群、八田與一技師在歷史的價值,不該被抹滅」云云的王定宇,言行舉止與賴清德簡直如出一轍,似乎使人認為「雙重標準」乃台南政壇之最大特色。

 

王定宇及賴清德之輩,有意參與蔡英文及民進黨政府新一代的意識形態形塑運動,將台獨議題包裝為具有宗教傾向之誡命,罔顧台灣有為數不少企求兩岸和平發展之百姓,刻意以偏頗言論助長民意對立,使之升級為仇恨。尋常百姓所尋求者,僅為一份安身立命之穩固,而此份要求不高之盼望,在王定宇及賴清德等仇恨製造機的政治利益算計中,僅僅為無關緊要而遙不可及的夢。

錢借貸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