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英九 金溥聰是票房毒藥 別再插手黨主席選舉

天境傳媒 - 社論
社論CelebritiesHeadlinesPolitics社論2017-04-10

國民黨創黨以來最多人角逐的黨主席選舉即將舉行,詹啟賢、韓國瑜、郝龍斌、吳敦義、洪秀柱及潘維剛,先後宣示投入競爭,各色議題更替呈現,經國路線之承繼者、十萬新進黨員、黃復興黨部影響力之凸顯、黑道及人頭黨員、屢屢以修改選舉辦法方式企圖影響結果,以至於晚近傳出有擦槍走火、惡意攻訐等情,逐漸佔據媒體版面。奇妙者為,原來乏人問津的黨主席選舉,何以越演越熱?種種疑點彷彿偵探小說,引人入勝。歷史的巧妙之處往往在於難以預測。然而,當旁觀者靜心品嘗此番偶然中的巧妙時,若干企圖對歷史裁剪出一套定型的手,悄然觸及這場選舉。馬英九、金溥聰顯然對於權力難以忘懷,金溥聰指派曾永權為吳敦義競選辦公室總召集人,企圖於幕後操刀,重溫權力滋味,司法昭之心路人皆知,吳敦義自感芒刺在背,掣肘再臨。於是在一團和氣的當選口號聲中,不時透露出一股「玩弄權術」與「救亡圖存」之間的緊繃拉扯。

 

WiiWii

2017年3月8日,「台灣最沒有聲音的副手『李元簇』」辭世,在鏡頭前道出「李元簇的剛直性格,讓晚輩都印象深刻、他的離去是時代的結束,盼其風範永續」等語的馬英九,何以不甘寂寞,瞬間忘卻「典型在夙昔」的李元簇的教誨,自年初即樂於對外界詢問支持人選一事,陸續作出表示「還不知道是否決定支持人選」、「沒有支持任何候選人,誰來找他,他就支持誰,希望沒有當選人的人能幫助當選的人」?

 

此次的國民黨主席選舉,其實是八個人參選而非六個人。亦即馬英九、金溥聰二人不甘寂寞,亦介入干擾。更可笑者為,馬英九在黨主席選舉新聞中出現的頻率,甚至高過於任一位候選人。復以民進黨對馬英九不遺餘力的追擊,均使馬英九的新聞曝光度居高不下,不論藍綠,顯然都對馬英九『難以忘情』。馬英九除可積極表達態度,更因台灣當前局面混沌,國民黨憂患未止,馬英九自應提出看法;從消極面,對於黨內批評之聲,也有回應之必要。

 

然而,任內不得民心,以無能為形象標記、放任親信輔政;對民進黨選舉進逼束手無策、進退失據,以致親手葬送國民黨自地方縣市長、立法委員乃至於全面執政權之人,卸任後理應選擇前往南京中山陵或桃園慈湖、大溪等處「哭陵謝罪」,而非對於媒體難以忘懷,欲拒還迎頻頻發聲。

 

馬英九卸任後,不受刑事訴追之特權保護傘不再,面臨包含引起馬王政爭的洩密案等諸多官司,馬英九雖一再強調自身清廉,惟牛頭與馬嘴本不相干,涉犯刑事案件罪刑,除非貪汙案件,否則持自身清廉作為無罪答辯,將頗令人費解。清廉僅為政治人物之基本操守,而非選民之所仰望之特長,馬英九的清廉並非執政效能之保證,此亦經過八年任期檢驗,為全民判定為不及格。當全台人民均知清廉並不足恃時,對案件判決結果一再表現痛心疾首的他,或許該靜思己身舉止是否確有謬誤之處,簡言之,馬英九當前首要之務,乃專心處理其纏身之官司,而非對政治權柄尚存眷戀。

 

錢借貸

再者,近日韓國總統『朴槿惠』因坐視不具民意基礎的密友『崔順實』掌握大權,而遭彈劾並鋃鐺入獄,兩相對照,舉凡任內之重大決策,背後皆得瞧見金溥聰之身影的馬英九,究竟何以自稱為清廉?台灣人民對於馬英九,顯然過於敦厚。清廉者,非僅僅「文官不愛錢」而已,權勢當前而能自制者,似乎更能體現清廉之精隨。馬英九任內無視輿論以「馬金體制、地下總統、藏鏡人」等詞彙,嘲諷其重用金溥聰之舉,執意反其道而行,一再委以重任,使金溥聰得以幕僚之姿,干預政務、主導選舉,最終導致國民黨分裂、施政不彰、背離民心以致2016年選舉大敗。金溥聰僅善打太平拳,在形勢一片大好之情況下,方能展現其才幹,此等因勢而起之徒,在馬英九執政末期民心盡失時,即無法以其狡詰,繼續騙取選票,輔選幾經敗選、輔政盡失民心,完全顯露其並無王佐之才,充數濫竽自慚形穢,於是僅能走避美國。

 

馬英九對金溥聰過分仰賴,以致鑄成大錯,一手葬送國民黨大好前途,然而,更應追究渠等歷史罪責之處,不在馬英九與金溥聰攜手剷除地方派系、於黨內排除異己或自成一格破壞體制,乃在於馬英九賦予金溥聰極大之權力,卻未加諸其相應的責任,「有權無責」乃責任政治之大忌!當幕僚坐擁實權而無庸負責時,盲目重用金溥聰的馬英九,其實悖離了對於權力所應展現的節制。時代賦予馬英九與金溥聰極大的揮灑的契機,但此二人卻在責任政治史上,聯名寫下玩弄權術、破壞責任政治等負面的註記!

 

於是,當用人唯親、視野狹隘甚至不惜破壞黨內體制的前任黨主席,出言對於現任黨主席選舉指點江山時,簡直充分展現何謂「黑色幽默」,性喜戕害體制之人,卻出言曉諭他人遵循體制!不禁令人莞爾。國民黨人若稍具知性、尚存尊嚴,則理當請其切莫再插手黨務,以免丟人現眼貽笑大方。

 

而另一值得追究馬英九與金溥聰歷史罪責之處,在於金溥聰誣指『張顯耀』洩密一事。馬英九、金溥聰因「馬習會」一事產生衝突,馬英九遂以張顯耀代為奔走,金溥聰因而懷有瑜亮情結,此樁烏龍公案最終經檢察官以查無具體事證為由而予不起訴處分,但當時喧騰一時的洩密案卻因此罩上內鬥陰霾,僅為私心而濫用政府公器、司法資源,更非手握權力者所應為。事過境遷,烏龍爆料的傷害業已造成,不起訴處分並無法還給張顯耀任何公道,但金溥聰對外仍一再解釋,四處揚言提告維護名譽,使原本應該慎重以對的洩密案件模糊焦點,在兒戲中草草落幕。金溥聰更因主導時任(2014年)陸委會特任副主委之張顯耀「拔官」一事,而於當時引來毀憲亂政之抨擊,金溥聰在馬英九之庇護下,權勢過分薰天,令人側目已久。當年因一己之私而演出劇情宛若鬧劇的洩密案件,雖提供百姓茶餘飯後談笑之資,然而,此事卻埋下撕裂兩岸人民互信基礎之伏筆,進而使兩岸關係正常發展蒙上陰影。尤其2016年蔡英文接續上台,往返兩岸之台商更係人人自危、杯弓蛇影,深恐張顯耀案重現。無故遭人構陷之恐懼、台商心驚膽顫之餘悸,恰恰使蔡英文恫嚇式的兩岸政策,得以發揮最大功效,此點更導致大陸方面在2016年5月20日後,須一再對台商做出重重保證,以安定民心。簡直匪夷所思,台灣之民心,竟須藉由大陸方面予以積極安撫,台灣政府則專事恫嚇即足!此等歷史謬象若走向極致,兩岸人民的心必將更加疏離,互信基礎終將消失殆盡,兩岸關係將陷入猜忌詭譎,台海危機必然湧現。

 

歷史的巧妙之處雖在於難以預測,但歷史的結構性因素則仍有脈絡可梳,馬英九與金溥聰企圖復辟,干預國民黨主席選舉,搭配蔡英文恫嚇式的兩岸政策,看似兩不相干,但卻可共同寫下兩岸毀滅性未來的悲劇劇本。基此,對於歷史頗為熟稔之吳敦義,方忍誹耐謗地投身國民黨選舉,不明究理而短視之徒,輕言對之嘲諷挖苦,燕雀無從得知鴻鵠之志,夏蟲亦難以語冰。吳敦義之參選,必有其深層而不足為外人道之用心,亦必有其深層而不足為外人道之苦楚。一時的毀譽參半不能奪其志,而歷史亦終究會作出公評。

酷咖啡 Kool Caffè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