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鰲亞洲論壇2017年年會3月23日 分論壇3亞洲金融風暴:20年後的再思考

天境傳媒 記者莊嘉宏 博鰲-臺北連線 報導
兩岸國際政治時事科技財經EconomyIndustryScienceTechnologyWorld兩岸國際政治時事科技財經2017-03-24

博鰲亞洲論壇2017年年會,3月23日之分論壇中,第三場分論壇題目為「亞洲金融風暴:20 年後的再思考」,係由華爾街日報高級記者、專欄作家Andrew BROWNE為主持人,參與與談人分別為銀監會原副主席『蔡鄂生』、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東亞研究中心主任 『Kent CALDER』、香港新華集團董事『Jonathan CHOI』、惠譽首席經濟學家『Brian COULTON』、日本金融廳副長官『Ryozo HIMINO』、印尼投資協調署主席『Thomas LEMBON』等人。

Kent CALDER於會中指出,亞洲金融危機爆發時,人們普遍認知不足。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認為不應對危機國家幫助太多,要讓他們自己走出來。美國支持這種立場。IMF的決策令這場危機變得更糟。目前,美國與IMF的矛盾在增加,貿易保護主義在抬頭,保護主義也會蔓延到金融領域,會影響美國在全球宏觀調控領域的角色。美中兩國在基礎設施建設領域都期待有所壯舉,而美國加息也會帶來一些問題。

WiiWii

Thomas LEMBONG則認為,亞洲金融危機後,亞洲各國經濟體都發生了很多好的變化,包括互聯網技術、電商發展及東南亞數位化經濟。另一方面,很多亞洲國家在改革方面滯後,特別是在國企改革、經濟不平衡、私營部門發展問題上。危機有缺點,也有優點,如果沒有危機,印尼可能不會推動民主化改革。未來能否滿足世界新的發展需求,對各國政府均是挑戰。

Ryozo HIMINO表示,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給大家的教訓是市場的情緒傳染性越來越強。危機最初從泰國開始,然後進入印尼、韓國,再傳染到俄國和拉美。亞洲金融危機之後,亞洲的新興經濟體進行了多項準備,匯率機制更為靈活,國際收支更加平衡。然而,過去一年,全球經濟給人整體印象,宏觀經濟政策的工具已經都快用完了。在亞洲,出現了更加靈活的應對金融危機的區域性工具,如東盟10+3機制等。與1997年相比,日本與整個東亞地區合作更加緊密。97亞洲金融危機源於美國加息,實際是揭示新資本主義依然有問題。

Brian COULTON談到,亞洲金融危機對今日世界有四點教訓可借鑒。一是對美元匯率的單一“盯住”機制,使得1997年泰銖貶值後,引發多米諾骨牌效應,資本外逃,體系脆弱;二是過大的經常專案赤字或順差;三是過度依賴美元短期債務、借短貸長,期限錯配;四是信貸增長過快。Brian COULTON強調,今日亞洲國家已普遍吸取97亞洲金融危機的經驗和教訓,日益在全球貿易中發揮重要作用,相反,歐洲國家應吸取相關經驗,加強系統建設。

酷咖啡 Kool Caffè

Jonathan CHOI指出,香港資本市場自我修復能力在大幅提升。1987年香港股災,被迫關閉股市,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監管選擇注入資金,2007年市場體系完善,開始自身糾正,2017年市場面對全球市場波動,各方已普遍適應。從公司角度,停止過高杠杆率、過多貸款、特別是外幣借款,堅持“現金為王”,是從危機中汲取的教訓。

蔡鄂生指出,對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的回顧,是“憶苦思甜”。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宏觀源於宏觀機制、國際貨幣體系的漏洞,微觀源于套利行為及人性的貪婪。目前,中國金融體系內部穩定,全球化進程中也出現新情況,如英國脫歐、美國貿易保護主義抬頭。亞洲是很好的區域經濟體,如何加強區域合作,提升互聯互通,共同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是中國需要關注和思考的問題。

亞洲金融風暴走過20年,回首過往,各國皆有啟發及省思。全球走向一體化之時代來臨,但有出現若干保護主義之思潮,分合合分,歷史之必然,如何在分分合合當中,避免灼傷金融體系及經濟發展,值得各國深思。

博鰲亞洲論壇2017年年會 分論壇3亞洲金融風暴:20年後的再思考
博鰲亞洲論壇2017年年會 分論壇3亞洲金融風暴:20年後的再思考

查證資料出處:

博鰲亞洲論壇2017年年會官網,最後瀏覽日2017年3月24日。

錢借貸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