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動力市場改革:敏感,但是必要

天境傳媒 記者 高雨伶 博鰲-臺北連線 報導
兩岸國際政治時事科技財經BusinessCompaniesComputingCultureEconomyEducationEnvironmentIndustryInternetMarketsPoliticsTechnologyWorld兩岸國際政治時事科技財經2017-03-26

博鰲亞洲論壇2017年年會,3月25日之分論壇中,第28場題目為「勞動力市場改革:敏感,但是必要 」,係由《秦朔朋友圈》總編輯秦朔 為主持人,與談人則有義大利 Ambrosetti 資深合夥人 『Paolo BORZATTA 』、央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國民經濟研究所所長 『樊綱 』、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理事長 『李揚 』、Aditya Birla Group 高級總裁、首席經濟學家 『Ajit RANADE 』、日本政策研究大學院大學校長、“nippon.com”总编 『白石隆 』、麥肯錫全球研究院資深董事 『Jonathan WOETZEL 』等人。

無論發達經濟體還是新興市場,勞動力市場改革都是個難題,既必要,又敏感。 必要,是因為不恰當的福利體制和勞工保護已經嚴重抑制了經濟的活力和韌性; 敏感,是因為涉及中低收入階層,“能上不能下”。 從 2012 年起,中國勞動年齡人口數量連續下降;老齡化加劇,人口紅利逐步削減。 勞動力成本上漲過快,導致制造業外遷。《勞動合同法》對企業形成約束,一定程度上降低了勞動力的流動性,需要對探討勞動力市場進行怎樣的改革,以提高勞動生產率、促進勞動力流動、提高 勞動參與率。

WiiWii

白石隆表示,日本的勞動力市場面臨兩個主要的挑戰,第一:以往的教育模式已經行不通了,必須要創造一種新的教育體系,創造終身教育體系是必要的。第二:要改變年輕一代人的生活預期,以前他們認為畢業之後找一個大公司或者找個好工作,可以做到退休,或者是進入到會計、律師、醫生專業領域,一輩子有保障了,今天這個時代已經行不通了。日本試圖解決勞動力市場問題已經很多年了,直到最近幾年才有成效,有兩點原因,第一:保護工廠和服務行業的勞工,同工同酬。第二:政府提供再次培訓,為低收入的工作崗位的人提供培訓,日本將20%的GDP投入在了醫保花費上。

白石隆認為,中國在未來20年,也會走上重視投資的道路。

 

Ajit RANADE指出,只有10%的勞動力是勞動法能覆蓋的部門,有90%的勞動力是在無組織的行業就業,不適用勞動法,其中,有一半的勞動力在農業領域,可以自給自足,或者是自營,不受勞動法的約束,所以勞動法解決不了所有的問題。 印度的勞動力市場存在一個矛盾,即畢業生找不到工作,而很多企業找不到人才,這是一個非常奇怪的兩難境地,印度很多地區存在嚴重的錯配問題。

 

酷咖啡 Kool Caffè

李揚表示,中國勞動力市場面臨嚴峻問題,第一:勞動人口占總人口的比重在下降。第二:中國的勞動力市場面臨結搆性問題,如企業招工難與大學生就業難的問題並存。第三:受過良好訓練的技術工人比重在下降。第四:勞工的社會地位問題。第五:當人口老齡化時,需要跨期的資源配置。跨期配置的主要機制是金融機制,我們需要有比較發達的保險市場和社會保障市場。

 

樊綱表示,中國勞動力市場短期與長期問題並存。中國勞動力市場短期問題面臨的是產能過剩,清理產能過程中,就要解雇一部分工人,短期內因為有產能過剩面臨失業工人的問題。長期就涉及到人工智能、自動化的問題,將來會出現什麼樣的情況仍舊在研究之中。中國勞動力市場面臨多重嚴峻問題,一方面,《勞動法》雖然先進,卻降低了工人的流動性,加大了勞動力成本,另外一方面是農民工問題,而這既屬於城鎮化的問題,又屬於各類社會政策面臨的問題。

 

Paolo BORZATTA表示,在制定新的勞動法應當注意三點。第一:要允許和促進實現人與機器人之間的互動。第二:需要教育人的能力,讓他們去了解並理性認識現在發生的變化。第三,需要在心理上為人們提供幫助,接受人類的部分工作被會被高智能機器人取代。工業革命4.0會給勞動力市場帶來的巨大挑戰和改變。第一:要關注到人和機器之間的互動,或者是和機器人之間的互動。第二:會有更高效的替代人類工作的機器人存在。第三:未來,我們將需要全新的技能,但是今天還無法理解在未來需要的新技能到底是什麼。

 

 

博鰲亞洲論壇2017年年會官網,最後瀏覽日2017年3月25日。

錢借貸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