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 再次掩蓋真相的228

天境傳媒 - 社論
社論國內社論2017-03-02

70年前因取締私菸而生的官民衝突,在過了數十個春秋之後,真相仍然說得不清不楚,淪為各自表述。這當然肇因於國民黨政府長期以來壟斷資訊及恫嚇式的統治,導致這段歷史出現空白,人民不願回憶,更不敢講述的現象,百姓出現了斷裂式的集體記憶,雖為經人為操作的,但亦恰恰地呼應了歷史本身之旨趣。

適逢2月28日再臨,蔡英文政府開啟一系列的追思、去蔣活動,適時地再度挑起了百姓「政治正確」的浪潮,中正紀念堂改為立法院、輔大學生以電鋸劈倒蔣介石銅像、賴清德下令於228前移除台南市全部蔣介石銅像、中研院學者『陳儀深』則適時地發表新書,直指「蔣介石派兵鎮壓,以21師精銳武器屠殺台人,絕對應負最大責任」等等,一時間全台慷慨激昂,人人皆熟知228,彷若親歷現場,人人都能說上一段。甚至連披薩店『必勝客』廣告文宣出現「迎接228假期,準備好大肆慶祝了嗎?」字樣,亦遭謾罵為對歷史不尊重,而被迫在臉書道歉。

228的歷史真相曾經被掩埋,但另一波對228過度詮釋的新的歷史註解,則在當下逐漸萌生,詮解歷史可以有觀點,但不應帶有感情。同樣一段史實,何以昔為整肅綏靖,今為鎮壓屠殺?從長的時間軸來看,這個現象本身即值得令人玩味。

WiiWii

詮釋228事件,以大的歷史觀(歷史的結構因素)來看,與以小的歷史觀(個案的因果關係因素)來看、以將台灣納入大陸全區之一域的歷史觀來看,與純粹以本島視野進行爬梳的歷史觀來看,角度不同,結論自不相同。而其中最為忌諱者,則係對歷史發展之原因,過分簡化,大凡歷史論述上不了檯面者,多半是犯了此毛病。

例如將228事件與國共內戰史進行比對,可知「228事件」發生之期間(1947年2月27日至5月16日),正值國共內戰出現逆轉之「小三大戰役」(四平街會戰、晉中戰役、豫東會戰)前後,彼時蔣介石心懷之戰場重心在東北,不在台灣,此由劉雨卿所率21師之前身為「川軍」,劉雨卿亦非黃埔出身之將領,即可知一二。

而228事件後,國共內戰國民黨政府遷台前夕,彼時蔣介石於大陸不得民心、山河逐步丟失,台灣若再失守即無退路,政權即會瓦解,蔣介石對於其「退路:台灣」,內心之重要性自不能與1947年初相比,此由1948年蔣介石任命心腹陳誠為「台灣省政府主席兼任台灣警備總司令」二職,以圖確保台灣,更可得知。

因此當『陳儀深』以「228之後,蔣介石簽字同意認為陳儀並無過失、高雄要塞司令彭孟緝於228事件後繼續升官、蔣介石日記中出現「台灣是邊民,畏威而不懷德」,字樣,而直指「獨裁蔣介石派兵來台,為228最大元凶」。此番歷史論述,忽略前述對1947年國民政府軍於大陸敗退情勢的同時觀察,在缺乏直接史料印證蔣介石派兵來台係刻意屠殺島民之時,即以蔣介石在事件後處理相關人等之態度,反推其派兵來台時之本意係出於屠殺,其論述即不免有斷章取義、以偏概全之嫌,實言之,甚至帶有譁眾取寵意味。遑論「綏靖」二字,原本即非為228事件而量身打造。國共內戰時期,舉凡作戰區域或接近作戰地之區域,皆劃設為「綏靖區」,「綏靖」本身自然不能與「屠殺」畫上等號。再者,在著名之「二二八請兵電文」中,陳儀在電報中直接向蔣介石分析「(前略)…此事件並非普通人民暴行,海南島回來之奸匪利用日本御用紳士流氓及台人治台的排外觀念,一面造成恐怖,一面破壞秩序…(餘略)」,在憑藉電報往返,訊息流通尚屬封閉之年代,蔣介石派兵來台,係為平亂,或為屠殺,更不證自明。

如論述228事件,僅著眼台灣島內事件之發展,而不對國共戰史進行同步考察,則該等論述自然容易流於偏頗。當然,如有心人關懷者非歷史論述,而係有意形塑出蔣介石的魔王形象,自然不在此限…。

錢借貸

民進黨從228事件中,繼承了最多的政治遺產及歷史話語權,然而,該黨極欲反抗的「意識型態壟斷」此事物,卻在一次次民進黨對228事件的政治操作上,借屍還魂。這樣的政黨,持續在轉型正義上大放闕詞,而台灣人缺乏理智思考、甘受擺布的奴性,亦再次暴露無遺。吾等自不屑與民進黨人士為伍,然在冷眼看待之餘,對台人自陷理盲之舉,則更感無奈。弔詭的是,228的歷史真相,逐漸地在此等自翊為挖掘歷史真相之輩的手中,再次地受到掩蓋…。

(國史館公布之二二八請兵電文)
(國史館公布之二二八請兵電文)
(國史館公布之二二八請兵電文)
(國史館公布之二二八請兵電文)
酷咖啡 Kool Caffè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