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 兼職法官 向鬼討藥單

天境傳媒 - 社論
社論HeadlinesLegalPolitics社論2017-03-26

台灣憲法第80條規定「法官須超出黨派以外,依據法律獨立審判,不受任何干涉」,第81條則規定「法官非受刑事或懲戒處分,或禁治產之宣告,不得免職。非依法律,不得停職、轉任或減俸」,亦即透過對職司審理工作之法官,賦予其事務獨立與身分獨立之保障,建構出審判獨立之制度,藉此期望在裁判中,能保持中立與獨立之判斷,公正客觀地不受行政、立法或其他任何不當外力干涉,依據法律、按其良心作出裁判,方能真正使百姓信賴而發揮定分止爭之功能。亦因此,司法官乃職務性質特殊之公務員。

 

WiiWii

然而,從早年若干司法官索賄收賄案件,至近年的關說、喝花酒等法官風紀案件,及諸如著名之「提示證物喇叭」、「訊問幼童遭性侵害時是否違反意願」,乃至諸多與引發社會輿論撻伐之爭議判決,清楚可見台灣之司法不為民眾所信賴,憲法所追求之制度目的並未能實踐,取而代之者,為「恐龍法官、奶嘴檢察官」等詞彙,融入一般百性之生活用語。

 

何以追求裁判獨立、保障人權之制度,卻出現與人民情感產生疏離之弔詭結果?剔除台灣法學教育之養成過分偏重學術而偏離實務外,司法官考試早年著重背誦式之題目,甚至因若干命題委員之病態心理,認為「非我族類,其說必異」,閱卷時凡遇其學說見解不同之答案,皆評予極低(2、3分甚至0分,2011年前每題滿分則為25分)之成績,例如在台大法律學院某教授於課堂授課時,即昭告學生,答題時不得分段,需寫成一團,而閱卷時,凡遇分段答題或為特意寫出教授習慣用語(法律界之行話為「關鍵字」)者,均逕予低分,導致非在台大上過課而不知竅門之學生,年年遭受打擊,被迫名落孫山,發展至極,各校皆盛行保護主義,考試題目、答案則益發偏門離奇。

 

更因2001年前後,台灣司法考試之補習班文化開始盛行,雙榜、保成、高點等補習班接二連三成立,補習班師資則泰半來自各國立大學法研所研究生或已通過司法考試之人,該等師資,深知前述不肖教授之病態喜好,甚至喻為「獨家暗器」,知名於司法考試圈者有「民事訴訟法台大某教授命題必以X、Y替代人稱、某教授專事突襲」、「輔大的小李飛刀」等,導致考生專事投機取巧,讀書不求甚解,汲汲營營於猜題、寫出關鍵字;某些特殊年度,竟出現冷僻爭議如「憲法忠誠義務」、「仲裁鑑定契約」等,亦因使考生飽受打擊而惡名昭彰。台大法律系某教授甚至於某年考試刻意模仿其學術對手之出題模式作為「過濾」之手段,凡迎合對手教授學說之答案,一律給予低分!

 

酷咖啡 Kool Caffè

在前述病態性的學術競爭下,台灣之司法考試遂淪為「八股掄才、楷法取士」,莘莘學子苦苦煎熬、銷耗鈍眊,前述教授以無數年輕人之寶貴光陰,作為積累自我學術聲望之基礎,還洋洋得意自詡為名家,已罪不可赦,然而天道不彰,此等匪徒在學院庇佑、研究生圍繞膜拜之氛圍下,毫不自知。甚至主導修法,於修法會議中堅持己見,相互攻訐、互不相讓,造成台灣法典時常自我矛盾,難以整全性修法之異象。

 

在此等環境下養成而通過考試之司法官,不少係為求早日通過考試,故除法律書籍以外,束書不觀,知識上之異常貧乏,但卻因考取名額有限不易通過,故上榜後即目中無人、自以為是,以全台首府「台灣大學」為例,該校學生自幼即從競爭中脫穎而出,貴為天之驕子,目中無人、內心傲慢者,所在多有,台北地院甚至曾盛傳,某郭姓法官說出「不是台大的,不是法律人」之類極其傲慢之言語。

 

加以司法官考試通過後即受訓分發,若干年少得志者,出任法官時仍年輕異常,彼等未經社會歷練、不知民間疾苦,以致有無法將心比心,缺乏裁判者應有之厚道與感性。知識上之貧乏、性格上之缺陷、心靈上之空虛,社會歷練之闕如,集此大成之人,竟在考試制度下,可能成為判生斷死、定紛止爭之司法官,台灣之司法裁判,遂種下疏離民心之遠因。

 

台灣司法疏離民心,在於學校制度、在於考試制度,在於部分病態心態之執教者及命題委員,因而當蔡英文欲編列法律學系教授為兼職法官,以消化積案及分攤法官審判壓力時,瞠目結舌、匪夷所思、向鬼討藥單…,遍尋腦中詞彙,竟令筆者一時間不知以何用語點評…。

錢借貸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