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國良 中國經濟對話 換個角度看經濟:供給側的風景

天境傳媒 記者 李欣怡 臺北 報導
專家論壇EconomyIndustryPolitics專家論壇2017-03-29
(漢唐光電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徐國良)
(漢唐光電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徐國良)

博鰲亞洲論壇2017年年會,3月26日之分論壇中,第40場題目為「 中國經濟對話 換個角度看經濟:供給側的風景 」,係由《冬吳相對論》創始人 吳伯凡 為主持人,與談人則有WTO 首席經濟學家 『Robert KOOPMAN 』、清華大學蘇世民書院院長 『 李稻葵 』、北大國家發展研究院名譽院長 『 林毅夫 』、中國原外經貿部副部長 『 龍永圖 』等人。

中國經濟決策層的思路已從“強刺激”向供給側改革傾斜,中國政府和學術界均強調,供給側改革並不簡單等同於西方的供給學派。

WiiWii

林毅夫表示,供給側調整是勞動生產力水平不斷提高的必然結果,生產水平的提高必然依靠產業技術的不斷創新,而當更高附加值產業的不斷湧現,如果沒有供給側調整,勞動力水平和收入水平就無法得到進一步發展。另一方面,中國是轉型中國家,走的是漸進式道路,發展和轉型是同時進行的,改革開放三十多年來,中國持續保持經濟增長,得益於供給側的不斷調整與改革,但許多措施實際上屬於產業政策范疇,如果沒有產業政策的支持,技術創新、產業升級、基礎科研等方面,就很難有良好的制度環境。因此,供給側改革與產業政策的關係應是相輔相成的,不應過度強調或忽視其中之一。

李稻葵表示,過去40年來,供給側改革始終是中國經濟改革的法寶,包括農村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供給側改革,1985年的價格改革,1999年的國有企業改革等,如果2008年金融危機前後,中國刺激總需求的經濟改革類似於中醫的“開胃”,那麼今天的供給側結搆性改革類則類似於“補腎”,即增加經濟活力,增強投資,開發新市場。今天的供給側改革,需要在過去40年的改革基礎上總結經驗,發揮地方政府積極性,從根子上培育市場,搞好企業改革,讓市場發揮創造力,讓政府力量與市場力量的兩只手桐鄉使勁。這是供給側結搆性改革的精髓所在。

Robert KOOPMAN表示,過去,中國的生產供給側主要滿足了出口的需求,尤其是改革開放初期,中國主要依靠出口贏得國際市場。而如今,中國的供給側改革是向滿足內需轉變的過程,是中國內部資源的重新分配調整,經濟行為向服務業轉變,但更多的是自給自足消費需求的滋生,中國供給側改革最主要的挑戰,不是中國能為消費者提供什麼樣的產品,而是供給的效率有多高。另外,中國改革過程中需要考慮的是,究竟是以“更大”還是以“更富”為目標,是否成為全球最大的經濟體並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中國人民是否富裕。

龍永圖表示,中國經濟發展的現階段,供給問題已經成為了經濟矛盾的主要方面。過去很長一段時間內,中國“勒緊褲腰帶”增加出口,但目前,國內中高收入人群快速增長,出現了大規模高水平、高質量的消費需求,而國內供給卻無法滿足這些新興中產階級的消費升級需要,因此,供給側矛盾已變得非常突出,中國正處在經濟轉型時期,從過去單純追求數量的增長,轉變為主要追求質量的提高。供給側改革的主要目的,是滿足老百姓更高的消費需求,讓人民享受到更乾淨的水、更新鮮的空氣、更宜居的城市,而不是單純提高GDP總量。

酷咖啡 Kool Caffè

對上開議題,記者訪問漢唐光電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徐國良博士,徐國良表示,改革開放以來,大陸經濟持續了30多年的高增長,主要解決的問題是總量供給不足,需求側管理功不可沒。但仔細回顧,以往每一次經濟走出低谷,實現新一輪經濟增長,其實都與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密不可分。需求側管理和供給側管理是宏觀經濟調控的兩個基本手段,前者重點是解決總量性問題,後者重點是解決結構性問題。在不同的歷史階段,是以供給側為重點還是以需求側為重點,取決於當時的宏觀經濟形勢。

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就是用改革的辦法推進結構調整,減少無效和低端供給,擴大有效和中高端供給,增強供給結構對需求結構的適應性和靈活性。目前,大陸經濟運行總體平穩,可用的供給側政策工具相當的多,關鍵在於提高整體協同性。而繼續推動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是對經濟治理理念的重大創新,對於解決困擾大陸經濟發展的重大結構性問題意義重大。

博鰲亞洲論壇2017年年會官網,最後瀏覽日2017年3月26日。

錢借貸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