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 民進黨是關說的擁護者

天境傳媒 - 社論
社論Nation社論2017-03-16

馬英九於2013年介入處理王金平與柯建銘之關說案件,除因此引爆「馬王政爭」,種下國民黨2016年大選慘敗之遠因外,更引火上身,涉陷教唆洩密案,於日前遭台北地檢署以涉嫌違反通訊保護監察法、個資法及刑法洩密罪等罪起訴。

簡直是公親變事主之最好寫照,當年關說案主角王金平、柯建銘二人,事後則分別從司法裁判中脫身。對於好事者詢問對於馬英九遭起訴之看法,王金平之反應較為敦厚,表示處之泰然,尊重司法的處理;而尖嘴利齒之柯建銘,則大放厥辭,陳稱台灣憲政終於重生、是送給馬英九的白色情人節大禮云云。

縱容關說將導致政策執行產生窒礙,戕害公務員執行公務之士氣;關說所伴隨之對價、索賄收賄等犯罪,更使關說與貪腐同卵雙生,進而使百姓對政府不信任感降低、影響政府威信。因此世界各國對於關說,多有立專法處理者如美國之妨害司法公正罪,而香港對於關說司法,刑度最重甚至為無期徒刑。反觀台灣,目前僅公務人員利益迴避法對關說做出規範,且法律效果係行政罰鍰,而非刑法。在無法可管之情況下,為前述王、柯二人精心打造立法院為關說溫床,奠定良好穩固之基石。

WiiWii

再者,台灣立法院長期藉由「選民服務」之外衣,包裝關說、收賄索賄、使公務員圖利等骯髒罪刑,並藉此大玩挪用預算自肥、選舉綁樁等金權遊戲,例如百姓請託處理若干事務時,透過為民服務協調會議,對公務員施壓,以刪減機關預算之方式,脅迫官員於個案之行政裁量中讓步,或藉此穿針引線,使請託處理事務之民眾取得與官員聯繫之方式,私下搭建起索賄行賄之管道;並且,基於羊毛出在羊身上之鐵律,對於請託民眾,則另外由國會助理與之聯絡索賄納賄之事,或要求於取得政府補助之款項中,挪用部分金額作為代為協商之代價。

檢調單位對前述歪風則視若無睹,於是關說風氣益發猖狂,國會助理狗仗人勢、狐假虎威,藉機勒贖企業者所在多有,甚至出現「便當助理」之職,亦即擔任國會助理,但不要求立法委員支付薪水,僅要求立法委員允諾其得以「國會助理」名義對外行事,因關說所得利益則部分繳回立法委員口袋,於是,不倫不類之徒自行濫印國會助理名片,招搖過市、貪汙納賄、政策不彰之事遂益發嚴重。久而久之,劣幣驅逐良幣,良善優質之國會助理不願與宵小之便當助理為伍而紛紛求去;立法委員驚覺便當助理行事過分囂張之時,則往往發現積重難返、便當助理已膨脹至難以駕馭,且因便當助理與立法委員業已在同一條船上,禍福與共,於是僅能屈服於現實,從此將錯就錯,任由事態發展,因此,凡立法院爆發關說弊端,事件往往汙穢不堪令人驚訝。

台灣過往「黑金政治」之惡名,即便百姓深惡痛絕,於二次政黨輪替後,仍死而不僵,號稱民主但絲毫不進步之政黨,甚至產出了國會的「喬事王」。蔡英文上台後,對於風評不佳、關說疑雲纏身之柯建銘,選擇袒護,坐視其出任擔任民進黨立院黨團總召,世道黑暗天理不彰,「關說司法者沒事,揭弊者遭殃」,於是此次馬英九遭起訴,遂有不少評論者對其發出同情之感慨。

酷咖啡 Kool Caffè

水能載舟,亦能覆舟。請託立法委員向政府官員進行關說之百姓,或許能頃刻滿足所欲,但亦可能因此招來不肖委員(或便當助理)日後之持續勒索。而因關說所生之利益,太過容易取得,遂有不肖立委甘願於任期內大行其道,放任各項法案研議於不顧,傾全付心力於關說納賄之事,台灣之立法品質遂日益低落,待審法案之積累,則日益增加。百姓一日不放棄鑽法令漏洞、走後門之陋習,關說則一日不能絕跡,即便制定專法,成果亦恐怕甚微。

蔡英文
蔡英文
錢借貸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