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國良 次貸危機十週年 博鰲亞洲論壇2017年年會

天境傳媒 報導
專家論壇EconomyIndustryPolitics專家論壇2017-03-28
(漢唐光電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徐國良)
(漢唐光電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徐國良)

博鰲亞洲論壇2017年年會,3月26日上午分論壇36之題目為「次貸危機十週年」,參與與談人分別為波士頓諮詢公司全球主席漢斯-保羅·博克納,香港大學亞洲環球研究所所長、馮氏講席教授 (經濟學)、耶魯大學金融經濟學教授(留職)陳志武,春華資本集團主席胡祖六,資深董事長、歐力士集團宮內義彥,標普全球執行副總裁兼首席經濟學家保羅·謝爾德等人。

1987年黑色星期一,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2007年次貸危機。逢7必危,當然不是魔咒,但暴露出世界經濟和金融市場的哪些結構和周期性風險?2007年次貸危機,我們汲取了哪些教訓?還有哪些教訓沒有汲取?2017年會是例外嗎?

WiiWii

2017年3月26日,在博鰲亞洲論壇2017年年會次貸危機十週年分論壇上,耶魯大學、香港大學金融經濟學教授陳志武指出,次貸危機中他判斷中國可以全身而退,並且從中受益,使全球中國的經濟和政治地位更加上升。這是因為中國有方法可以快速地促進經濟,同時,中國處於高速增長軌道,而美國和西方的發達經濟,相對來說,由於金融危機處於下行軌道,所以中國可以通過結構的方式從中受益,但中國需要警惕槓桿率提升。在歷次金融危機中,中國政府都會果斷出手,在崩盤的時候出手,這避免了大的危機,但這本身也會積累巨大風險。

波士頓諮詢全球主席Hans-Paul Bürkner指出,評級工作是一項前瞻又微觀的工作,需要放到宏觀大背景中思考。衍生品的創造是基於金融基礎,結構越複雜,最終購買者越不了解它的具體情況。次貸危機中,美聯儲行使了最終貸款人角色,但立法條例中,央行不是單獨的實施,還需要政府的同意。而財政政策通過貨幣政策來重新分配財富,是否導致貧富懸殊,需要認真考慮。

日本Orix集團董事長、CEO宮內義彥指出,歐力士是日本最大的非銀行金融機構和最大的綜合金融服務集團。相比美國和歐洲的非銀行金融機構融資結構100%依賴資本市場,歐力士50%融資來自銀行機構、50%融資來自資本市場。次貸危機中,以雷曼為例,當高度依賴的資本市場出現問題時,美國和歐洲的非銀行金融機構就遇到了巨大困難,而歐力士從借貸機構獲得了巨大支持,渡過難關。所以,企業需建立與自身相適應的更加穩健的資本結構。

春華資本集團主席胡祖六指出,美國次貸危機對今日三點啟示。一、宏觀政策避免過於鬆弛。二、市場不是萬能的、監管更不是萬能的,不應該追求更多的監管,而應追求更聰明更有效的監管。三、市場參與者的風險管理能力很重要,要對其進行辨別、管理。目前,中國不允許金融機構倒閉、不允許投資者損失,是很危險的。另外,改革開放推動了中國經濟發展,要警惕新的環境下,外部民粹主義和貿易保護主義的誘惑。

酷咖啡 Kool Caffè

標準普爾執行副總裁、首席經濟學家Paul SHEARD指出,美國次貸危機就像30年代的大蕭條,人們會不斷回顧總結。主要教訓有兩點:一、決策者以及監管機構,政府、央行等,應密切關注經濟危機爆發的可能性並努力防止爆發。二、真的爆發了,就不要談論道德風險了,滅火時不要想這些,要有一個最後藉貸人的角色。次貸危機中,美國聯邦法“第30條”確定美聯儲為最後藉貸人。最後,不能把洗澡水和孩子一起倒掉。

對上開議題,記者訪問漢唐光電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徐國良博士,徐國良表示,次貸危機是全球金融市場的一場大風暴。這場大風暴,突顯出全球金融運作的脆弱,以及掩蓋在華爾街金融運作下的層層黑幕和問題。 次級房貸的金融商品一層層被包裹成新商品,不斷轉賣出去。最初是房貸的債權,緊接著被次級房貸抵押公司買去,再以資產抵押債券賣給投資銀行,投資銀行再包裝成新的金融衍生商品,轉賣給銀行和保險公司、對沖基金、避險基金等。當然,中間還會有標準普爾公司給予債券信評,還有財經媒體等宣傳銷售,都成為一環環的共犯結構。

這場起因使美國次級房貸壞帳率開始攀升,至2006年美國次級房貸已有三成居民繳納不出房貸。但大陸卻在這場危機中全身而退,甚至從中受益,這一來一往的差距,使大陸的經濟和政治地位更加上升。大陸的方法非常多,社會主義的集中動員能力可以快速地促進經濟,加上大陸本就處於高速增長期,與美國和西方的發達經濟並不相同,而且在歷次金融危機中,大陸政府的決策正確、出手果斷精準,也是在次貸危機中逆向成長的重要關鍵。

查證資料出處: 1.博鰲亞洲論壇2017年年會官網http://www.boaoforum.org/2017flt326/30830.jhtml,最後瀏覽日2017年3月27日。

錢借貸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