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 鎖國心態 台灣被埋葬了

天境傳媒 - 社論
社論Nation社論2017-03-17

台灣為海島,產物不豐無法自給,自古以來皆須仰賴輸入維繫,故貿易發軔甚早,進入大航海時代後,更成為西太平洋航運網中重要之中繼站,以「福爾摩沙(Formosa)」之名早早聞名於世界。環境培養性格,台灣住民不論原住民或接續移入墾植之漢人,因此自古即以靈活務實為性格特色。而此等性格,更直接反映在台灣人經商、求學甚至婚嫁之行為決定上,中小企業之企業主提著一只皮箱前進世界各地招商,為台灣早期經濟蓬勃發展打下基礎,早年台灣留學生學成即返台,為家鄉奉獻所學,在台灣早年之各項建設中皆可看見渠等身影。

由此可知,開放,方能保持台灣社會之活力,而一個充滿朝氣及年輕心態的社會,方有資格談論夢想!當下於大陸頗為熱門之字眼「狼性」,不啻為朝氣蓬勃、充滿鬥志之寫照,然而,曾幾何時,台灣逐漸喪失此種令人嚮往之迷人性格,過分對於威權時代歷史的重構反思、動輒以白色恐怖悲情作為選舉支持之惡劣政客、主政者計畫性地形塑兩岸人民之距離感、陌生感、不信任感及恐懼感。忙於清理過往數十年之集體記憶、忙於批判究責,整個社會陷入勇於與過去之社會進行批鬥,卻忘卻國際潮流亦同步向前奔行之謬象。於是台灣在民主發展之假象中,諷刺地與國際視野越來越遠。

WiiWii

蔡英文與民主進步黨以新一代意識形態宰制的愚民政策及恫嚇式的官方宣傳,逐步擷取全面執政之果實,然而,在威權、白色恐怖、台獨、反課綱、反滲透等政治口號下,在426、阿陸仔等文化貶詞中,年輕一代的台灣人,於政客有意營造之封閉與反中、恐中的氛圍下成長,逐漸習於理盲、反智、故步自封與夜郎自大。民主進步黨扼殺了台灣人先天具備的開放性格外,更使台灣人之思維陷入混亂。例如對威權時代之反動、反思,被政客精心包裝後,而與台獨意識相接連,反思228事件並不當然得出支持台獨之結論,牛頭與馬嘴本不相干,然而,台灣年輕世代連基本的辯證思維均匱乏!當年輕人有喊出「反對」的勇氣,而欠缺講述何以反對之思維時,民進黨之愚民政策業已成功大半!簡直可惡至極,向來以反意識形態為創黨核心價值之政黨,卻在追求政治果實下,忙於形塑新的政治上的意識形態!這或許是林義雄、許信良、林濁水等人與民進黨漸行漸遠之原因。

民主進步黨新一代意識形態宰制的愚民政策業已失控,未曾經歷過威權時代統治之青年,對於白色恐怖之抨擊卻頭頭是道,彷彿親歷其境、血海深仇,缺凡思考問題之能力,對知識所求趨於怠惰,於是習慣接受主政者餵養之教化,大聲疾呼蔣介石應如何負責之年輕人,卻諷刺地接受了蔡英文餵食給他們的那一套,「觀魚逆游」與對「二七部隊」之宣揚,本質上皆為特殊意識形態之刻意包裝,無可奈何,經歷了威權時代之苦痛,愚蠢之人,依舊愚蠢。

酷咖啡 Kool Caffè

民主進步黨對威權之反思、反動,有意無意地與台獨意識做連結,走得是整體行銷的套路,但那些受推銷而缺乏思考問題能力之客戶,往往聽不懂為何要台獨、參不透台獨之好處,但對於「恐懼」則頗有感觸,而恰好人類最大之恐懼來源,為未知之事物。於是,「阻斷中資投資新創產業」、「一中承諾書」、「陸生共諜案」、「保防法草案」等減少兩岸互動往來、拒絕溝通之議題及政策,遂陸續推出。

都關在家裡的孩子雖然不會出事,但日後則不敢出門。蔡英文有心以「恐中」達成台獨之政治目的,但直接灼傷者,卻是年輕一代自我封閉、隔絕於國際之惡果,對國際事務之無知,往往伴隨著盲目的崇拜,三流貨色之白人被奉為座上賓及智庫,於台灣所在多有。封閉之環境中,不可能造就頂尖之人才,於是台灣人將永遠僅能沾沾自喜於台灣大學擠進世界百大,而非狀元。鎖國的心態,葬送的卻是台灣的未來。

蔡英文
蔡英文
錢借貸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