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 作戲玩票的萬鈞演習

天境傳媒 - 社論
社論國內社論2017-02-20

台灣國防部日前針對所謂「斬首行動」進行演習,模擬戰事發生時,如何將蔡英文護送到安全地方,其一為蔡英文搭乘黑鷹直升機即「萬鈞座機」由空路脫困,前往大直國防部及與之連通的衡山指揮所,號令三軍。黑鷹直升機日前並在大直國防部進行試降任務。但由於直升機較易遭瞄準攻擊,故另有使蔡英文搭乘雲豹六輪甲車即「萬鈞座車」,以陸路方式從蔡英文辦公處所脫困至大直之備案,即一旦發生式變,蔡英文可搭乘雲豹甲車,取道新生高架橋或建國高架橋,再轉大直橋,直接進駐大直國防部,指揮全局。

此等狡兔脫逃計畫可謂天衣無縫,蔡英文的麾下大將『馮世寬』,虛虛實實用兵如神,簡直諸葛武侯再世,蔡英文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充分信任手下將領為其準備高枕無憂之脫逃套餐,並辛勤地配合演練,充分顯現自我雖然無知,但堅信專業的德行,好一幅君君臣臣各司其職之美好圖像。

WiiWii

然而,即便不具備軍事專業之人,亦知台北之地形為盆地,為數條溪流所環繞,市區通往外圍係仰賴華江、華板、華翠、華中、光復、永福、中正橋等十數條橋樑。換言之,一旦聯外橋樑受阻,前述狡兔脫逃妙計即無法實踐,蔡英文即成為甕中之鱉!復以當代軍事科技之精良、戰術觀念之新穎,斬首行動之發起,必使敵方猝然不及反應。簡言之,僅以幾顆戰術飛彈(區域飛彈)發起首波攻擊,對前述包含新生高架橋、建國高架橋及大直橋等橋樑進行精準打擊使之癱瘓,蔡英文即如甕中之鱉,只能在日據時期的台灣總督府內坐以待斃。即便蔡英文在首波攻擊之初即鼓起勇氣,坐上前述「萬鈞座車」,由十萬甲精銳之士護駕離開,即便前述橋梁僥倖未被摧殘,然而,由雲豹甲車換裝而成的萬鈞座車,最高時速僅105公里/小時,速度在飛彈面前宛若靜止,且該甲車車身裝甲係以防禦火炮攻擊為設計基礎,對於戰術飛彈則毫無招架之力,因此,在戰術飛彈發起的斬首行動面前,以萬鈞甲車進行脫逃,宛如拿空氣槍射擊飄在空中的氣球,下場絕對悽慘,嗚呼哀哉,蔡英文信任此般酒囊飯袋,下場可能未必如意。

自2000年政黨輪替後,屢屢凸顯民進黨政府內缺乏具備國防知識之長才,從陳水扁時代將漢光演習變成宛如澎湖花火節的煙火秀,到蔡英文上台後大力修改立正站姿、購買戰鬥水壺、官兵服飾。民進黨花了許多功夫亟欲有所作為,但諸如日前情資未能掌握遼寧艦繞台及前述幾近自殺式的萬鈞計畫,均在細微處暴露民進黨缺乏專業、不知兵的形象。遑論長期以來民進黨為爭取選票,刻意塑造社會敵對軍職人員之氛圍,導致軍人對民進黨政府缺乏信任,並對自己的未來充滿不確定,將帥猜忌,連最基本的「帶兵帶心」都做不到,軍中才幹之士遂明哲保身,導致願為其獻策者,僅為第三流之人物,於是有前述敷衍、做戲、玩票的萬鈞鬧劇。

所幸,瑕不掩瑜,蔡大千金向來將政務作為個人體驗人間的家家酒遊戲,荒唐的萬鈞計畫,只不過是在全面笑鬧執政中,一個小小高潮的段子。

酷咖啡 Kool Caffè
(照片取自台灣國防部網頁)
(照片取自台灣國防部網頁)
錢借貸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