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改革的光與影

天境傳媒 - 社論
社論國內社論2017-02-24

蔡英文於近日召開司法改革會議,議題一出,全台沸沸揚揚。法官協會與學者『瞿海源』隔空謾罵占盡版面。台灣的司法積弊甚久,形象蒙塵難堪,幾齣冤案、幾條人命,二十年來針對制度改革、體系革新、人員更替,乃至於民眾法治思想之落實,每逢數年必有改革之倡議,可謂三年一小改,五年一大變。然而百姓對於司法之期待,似乎永遠高於革新之步調進程。二十年過去了,恐龍依舊難以進化,奶嘴則越吸越甜…。何以台灣以最優秀精銳之法律人經營司法裁判事,司法改革卻永遠跟百姓認知有所落差?在司法改革會議連分組召集、開會程序都鬧意見時,或許我們應該先從「法律人」,這個特殊的群體談起。

法律人的誕生,奠基於歐陸黑暗時期教會編撰聖經之教士,將編撰聖經之學問(即整理大量文件之學問),教授與彼時受雇於封建制度下,在國王身邊的文書奉行。後因蒙古西征,神聖羅馬帝國及騎士制度崩解,國王無法再藉由「授予騎士封田換取騎士須服從王命」之號令方式統治帝國,新的管理帝國之模式:「法治(以法律進行國家管理)」,即應運而生,此時,前述在國王身旁的文書奉行,因為具備整理大量文件之學問與能力,遂成為第一代的法律人。

WiiWii

隨著時代的發展,法律人之工作益發專業,也益發不願受國王的隨意控制,因此,法律人故意發展出一套艱澀的法律用語,蓋國王看不懂文件,指指點點的機會便不多。因此導致世界各國之法律文字,與一般生活用語有極大之差距,德國學者羅伯特.阿列克西(Robert Alexy)甚至稱法律用語為與一般日常用語(普遍性實踐言說)不同之「特殊的法律言說」。而法律文字艱澀化之結果,即為:脫離尋常人之視野,換言之,老百姓根本看也看不懂。

艱澀自然專業,法律學於是逐漸成為高不可攀的學問。再加上考試制度,法官、律師須通過考試方能取得執業或審判資格,魚躍龍門者往往出現「一般人不懂法律、多說無益」的傲慢。百姓與法律人認知之落差於是形成,「為什麼我看的法條,解釋起來跟律師講的都不一樣?」為百姓常常出現之疑問,司法並不親民…。

考試取才導致之自我優越感、過於專業導致之疏離感、積案壓力導致之冷漠感,法律工作者極易在專業中展現傲慢,極易在專業中判斷失真,亦極易在專業中忘卻自己在裁判工作時須具備人性…。

此次司法改革,針對小組成員包含非法律背景人士,即有學者教授冷言:「平心而論,非法律人過半的分組委員們,單單要搞懂什麼是「多元晉用」的ABC,包含其相關概念、問題癥結、爭議經過和目前現況的資訊統計,恐怕就要花掉一整天時間…」。

酷咖啡 Kool Caffè

法律人確實很容易在法律議題上認為其他人搞不清楚狀況,然而,司法改革本欲解決的,恰好是司法與百姓長期以來的距離感…。

當傲慢成為專業之外衣,當慣於以冷峻取代說理,司法改革,將永遠無法發現:與光明相應者,為暗影。

司法改革的光與影
司法改革的光與影
錢借貸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