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 疊床架屋的人民檢察審查會

天境傳媒 - 社論
社論國內社論2017-02-21

蔡英文力推的司法改革會議分組會議即將登場,法務部長邱太三近日強調,將參考日本制度,設置「人民檢察審查會」,對於無告訴人之重大貪瀆、矚目等重大案件不起訴處分或簽結,可交由審查會審查。而人民檢察審查會除由一般民眾外,另加學者、退休法官組成,人民檢察審查會並得建議檢察官再行偵查、或自行聘請律師起訴。

簡直疊床架屋不遺餘力。現行刑事訴訟法中,對於檢察官怠於起訴或濫行不起訴之舉,配套補救之措施乃「再議制度」及「交付審判制度」,前者係告訴人得具狀向台灣高等法院檢察署檢察長指摘原不起訴檢察官偵查有何不完備之處,若高檢署檢察長審核後發現確有偵查不備之情,即以檢察長命令發回繼續偵查(即一般所謂偵續案件);而若檢察長認為原不起訴處分並無疑義,則以處分駁回再議之聲請,此時,被害人若仍有不服,得委請律師,具狀敘明何以案件已達足以起訴之門檻嫌疑,而向法院提起交付審判之聲請(即一般所謂聲判案件),法院若認確有足夠犯罪嫌疑,則准予交付審判,該案件即進入審判程序。

由上開描述可知,現行刑事訴訟法制度,對於恐龍檢察官不食煙火、搗亂司法,係以環環相扣之制衡方式加以處理,包含上下長官部屬間之制衡(即再議後由檢察長審酌)及左右不同權力間之制衡(即交付審判,由司法權制衡行政權),並非束手無策。

WiiWii

而何以成效不彰?問題之癥結在於檢察長人數稀少,再議案件則卷帙繁浩,檢察長對於偵查過程大體無疑之案件,泰半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草率帶過。因此,司法改革20年迄今,「精緻化的偵查」此夢想,仍處於烏托邦之境,可遠觀而不得親聞。另一問題之癥結則在於,由於法院不宜作為接力偵查之角色,故「法院辦理刑事訴訟案件應行注意事項第134條」甚至明文「除認為不起訴處分書所載理由違背經驗法則、論理法則或其他證據法則,否則,不宜率予裁定交付審判」,亦即,交付審判原則駁回,例外於符合該條除書規定之情況下,方加以准許。加以法官、檢察官係經相同之司法官考試錄取、受訓而來,私下多以「學長(姊)、學弟(妹)」相稱,彼此謙沖有禮、一團和氣,又豈會無端認定不起訴處分有重大瑕疵而需准予交付審判?凡此種種,方為目前台灣相關刑事訴訟案件經不起訴後求助無門、難以翻轉之主因。

臺灣怠於落實現有制度,使上開訴訟法條淪為廢文,使原本制度設計本旨淪為夢囈,司法改革眼高手低,不從根本落實、要求制度須確實執行,卻另闢途徑,引進承襲於日本之檢察審查會(檢審會),毋寧為在環環相扣之中,再加一環,司法改革竟與益智玩具九連環相仿,疊床架屋不遺餘力。然而,再多的環扣制衡,遇上不肯落實制度實踐的司法官員,則皆無實益,徒增法制之混亂爾。遑論刑事訴訟制度之修改,向來牽一髮而動全身,若果檢察審查會專法通過,相應的閱卷抄錄權是否給予、由誰進行閱卷等刑事訴訟制度皆須一併更動,方得具體實踐檢查審查會之本旨。法令與法令之間,亦須維持不相矛盾。凡此種種,所加增額外的修法負擔,皆勢必由全民買單,蔡英文口中的「人民的司法」,並不是一條最經濟的道路。

(日本检察官(検事)徽章,圖片取自網路)
(日本检察官(検事)徽章,圖片取自網路)
酷咖啡 Kool Caffè
錢借貸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