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總統競選人費雍 人性-無法遏止的貪婪

天境傳媒 - 社論
社論國內社論2017-02-07

政治人物的操守是最需要被檢驗,卻又最禁不起檢驗的。

原本聲勢看好,被喻為法國版的「柴契爾夫人」,法國中間偏右派共和黨總統候選人費雍(Francois Fillon),近日被爆出他的英國裔妻子,在他擔任國會議員期間,以掛名助理的方式,申領由政府發給的助理費,而且金額高達80萬歐元。法國週刊《鴨鳴報》(Le Canard Enchaine)指出,費雍的妻子潘妮洛普(Penelope Fillon)於1998至2012年的十餘年期間,都掛名為費雍的國會助理,但卻從未擔任過助理的工作,甚至未曾出現在費雍的辦公室。

隨後鴨鳴報更加碼爆料,指稱費雍的二名子女在2005至2007年,同樣以國會助理的名義,領走了超過八萬歐元的助理費;而潘妮洛普除了疑似冒名助理領走的薪資之外,還於費雍友人開設的文學雜誌《二個世界評論》掛名顧問,領取的「顧問費」也高達10萬歐元。

WiiWii

依據法國法律規定,國會議員是可以聘請親屬擔任助理,但必須有工作的實證。事實上,法國國會的確也有一成左右的議員,聘用同姓氏的親人擔任助理。這次的問題在於,被費雍宣稱為助理的妻子,既沒有國會門禁卡,也沒有官方的電子郵件信箱,雖然費雍強調他的妻子長期以來都為他校訂講稿及服務選民,但已難脫自肥之嫌。

這項出人意表的發展,也迅速衝擊到費雍原來極為看好的選情,最新的民調顯示,超過七成的民眾對費雍表示不信任,這也意味著費雍很可能無法在四月舉行的總統大選中獲得選民的青睞。當然費雍本人並未承認上述指控,他堅稱自己的作為完全合法,不論妻子和子女都確實協助他的議員工作,同時也強調全力配合司法調查,並盡可能提供相關佐證,以捍衛自己的清白。

除了司法的部分,費雍當然也不會放棄政治上的努力,包括指稱此事有「黑暗勢力」運作,是敵對陣營的抺黑手法,他已經成為一場「專業陰謀」的受害者;同時也動之以情,針對報導中對女性的蔑視表達憤怒,並質疑︰「因為她是我的妻子,就不應該有工作權?」也同時向選民承諾,他將會繼續為真理及榮譽而努力。 而費雍的麻煩還沒結束,在這個節骨眼上,連他共和黨內的同志也開始倒戈,有人表示費雍並未獲得全黨同志的一致支持,更有傳言指出,另一派勢力正在蘊釀要將費雍拉下,至於費雍本人目前則是打死不退,堅持參選到底。

這位擁有超過40年共和黨黨齡,曾經是最年輕的國會議員、省議會議長,且擔任過科技部長、勞工部長、高等教育和科研部長,甚至總理職務的政治金童,原本看好將攀向政治生涯的另一高峰,卻在大選前發生了如此重大的道德爭議。若是調查後發現他的妻兒未曾實際提供勞務,首先就得面臨最重五年有期徒刑和50萬歐元罰金的罪刑,而且費雍的政治生命也將告終結。

酷咖啡 Kool Caffè

同時也是在二月初,位於南美洲的秘魯,司法機關則是對前總統托雷多(Alejandro Toledo)的住宅進行搜索,理由是他涉及巴西建商的賄賂貪污案。這家名為奧德布列契特(Odebrecht)的建設公司,是中南美洲最大的營造商,該公司承認在過去的十年中,曾向中南美洲12個國家的官員行賄,金額高達數億美元,而托雷多是行賄名單中最新曝光的一員,巧合的是,托雷多目前也居住在法國。

國際上與貪污有關的新聞還不僅於此,近日羅馬尼亞政府發布一項緊急命令,將公務員「輕貪」 的行為除罪化。這裡所謂的「輕貪」,是指政府官員貪瀆的金額在4.85萬美元(新台幣150萬元)以下時,得免除其刑。於是在羅馬尼亞國內掀起了軒然大波,高達50萬憤怒的民眾湧上街頭示威,要求政府撤回這項荒唐的緊急命令,此舉也收到了成效,讓政府決定向怒吼的民意退讓。

就如同本文一開始所說,政治人物的操守是最需要被檢驗,卻又最禁不起檢驗的,古今中外皆然。公務員每天經手公家經費,時間一長,誘惑一多,就容易把手伸進去,至於高居廟堂之上的國會議員、內閣大員,甚至國家領導者,更是被賦予了極高的權力,一旦貪念一起,更會認為可以一手遮天。人性的貪婪,慾望的無饜,恐怕再多的教訓、再重的刑罰,也難以遏止。

錢借貸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