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聖梅 與壹週刊沆瀣一氣的電視跑攤爛嘴

天境傳媒 調查採訪組 臺北 報導
真相國內真相2017-02-13
許聖梅
許聖梅

漢唐光電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徐國良於去年(2016)7月遭八卦雜誌<壹週刊>不實報導,爆料過程顯然受人為操弄,<壹週刊>在未經詳實查證之情況下,仍以明顯偏頗之用語、立場加以出刊,罔顧新聞專業守則之要求。

然而,此一經人捏造之八卦,竟成為三立電視「驚爆新聞線」之內容,該節目固定班底即向來以資深媒體人自稱之許聖梅,與被報導人徐國良素不相識,卻為追求節目收視率,刻意捕風捉影,以與<壹週刊>之幾近相同之內容作為節目腳本,彷彿身歷其境,除於節目中奚落徐國良之身世、毀壞漢唐光電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商譽外,更以輕佻之言詞再次誣指徐國良與蔡佳芬醫師有戀情、外遇生子等不實橋段。

經記者訪問徐國良本人,徐國良說:「她跟我素昧平生,完全不認識,卻講得好像對我很了解,我已經請公司律師對她提起告訴,台灣媒體界有這種毒瘤擾亂社會、教壞下一代,那些媒體公司真的應該要三思,應該要好好把媒體做好,台灣未來才有希望」。

WiiWii

記者進一步詢問徐國良案件進行之情形,徐國良說:「具體情況我委託律師處理,聽說許聖梅都不出庭也不請假,一點悔改懺悔的態度都沒有!律師也跟我說,2月8號開庭她總算來了,根本提不出她有查證的證據!實在很可惡!」

從新聞學角度以觀,媒體跟風報導並不意味著解免跟風者之查證義務,蓋新聞既然已發現真相為宗旨,查證義務即應各自獨立,台灣媒體一窩蜂的報導,跟風媒體卻完全不再行查證,一但新聞不實,被報導人的傷害往往已經擴散蔓延至無法挽回之地步。

許聖梅於法庭中自承缺乏證據、不認識徐國良,甚至企圖藉由魚目混珠,誆稱認識盧靜怡診所發言人取代對蔡佳芬醫師之查證,對於此等輕率毀人名譽之舉,承審法官相當不以為然,要求許聖梅具體提出渠曾經查證之證據!

對於媒體跟風及節目名嘴亂象,徐國良表示:「她是為了錢不擇手段,漢唐光電為製造光纖通訊系統而有無塵室製造產品,漢唐集成則是建造無塵室設備的業者,我們是使用無塵室、他們是建造無塵室,本不相干,<壹週刊>亂寫,她接著跟著亂講!」、「許聖梅把上節目做得像跑攤,從這一台跳到那一台,轉來轉去都有她,講來講去則都是胡說八道,那張嘴說三道四、道人長短,甚麼名嘴,應該叫『電視跑攤爛嘴』!」

經查,漢唐光電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與漢唐集成集團毫無關聯,漢唐光電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與台積電亦從未有過生意往來,徐國良認為許聖梅於節目錄製前完全未作功課進行查證,以至於混淆漢唐光電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與漢唐集成集團,甚至無端牽扯到台積電,徐國良對於台灣若干節目主持人不懂裝懂、為求收視率而於節目中大放厥詞一事感到不可思議。徐國良並認為,許聖梅將漢唐光電與漢唐集成、台積電刻意串聯在一起,係為一己之私而同時傷害到三家公司的商譽,甚至係有意營造出徐國良藉此抬高自己身價的形象,媒體傷人,莫此為甚。

酷咖啡 Kool Caffè

其實,媒體監督之對象,應為花費人民納稅血汗錢之公務人員或民意代表,而非將尋常百姓或一般企業做為報導挑釁之對象;而名嘴亂象更已使民眾感到厭煩,許聖梅禍從口出,在節目中恣意謗人,官司、賠償、離婚甚至引來潑漆等報復之舉,更傳言身邊友人因她言詞益發辛辣害人而逐漸離去,名嘴最終身影孤獨猶如過街老鼠,晚景淒涼不勝唏噓,媒體不以正道經營,終究走上末路。

錢借貸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