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 人民的司法 人人都該接受火刑

天境傳媒 - 社論
社論國內社論2017-02-18

現任司法院院長暨大法官許宗力日前在臉書就現階段司法院推動的人民參與審判問題表態:「我可以在此坦然向大家報告我的看法,至少我認為陪審制有嚴重違憲之嫌,因為陪審制的判決是不附理由的,我很難想像不附理由的有罪或不利判決在正當程序面前站得住腳,當然,除非修憲,學美國憲法,明白規定人民有請求陪審團審判的權利」,亦即,許宗力認為「陪審制」嚴重違憲。

台灣的司法判決長期與社會情感、人民觀念脫節,民間嘲諷此等現象,「恐龍法官、奶嘴檢察官」等蔑稱早已屢見不鮮。加以綠色流氓政黨『民進黨』長期以來為了選舉利益考量,刻意煽惑百姓仇富、仇官,刻劃出「有錢判生,無錢判死、法院是國民黨開的,拿黨證為免死金牌」等政治性用語,後果導致百姓全面性地趨於理盲、去知,養成凡受敗訴判決即指稱法官收賄、為恐龍,卻不思自我檢討之惰性。民進黨以新一代的愚民政策,成功達成政黨輪替之目的,但後果卻甚為深遠,台灣失去了理智的性格,更失去了謙恭的本性。

WiiWii

而司法威信因此蕩然無存,裁判不受信任,更導致上訴二、三審及聲請再審之案間居高不下,簡易案件即便事證明確,人民亦踴躍上訴一搏,大量累積的案件數,形成惡性循環。一審法官怎麼審都無法打消積案,地方法院法官每月收案約70件,平均積案約60件,薪資普遍為15萬餘,薪資折算所做出的判決數,發現審理一件判決大概僅值新台幣1,000元餘。一審法院法官以血汗從事審理工作,過勞、爆肝、朝乾夕惕案牘勞形,但做出的判決卻輕易地在前述「恐龍法官」的刻板印象中被漠視,人民養成以口號取代理智的習慣,動輒上訴,上訴後二審法官則要重頭來過,受判決者則再次不服判決,於是台灣司法成效益發不彰、形象益發敗壞。

台灣以司法特級考試,每年錄取最優異的法律系學生,鳳毛麟角、文昌再世,何以台灣以最優秀精銳之法律人經營司法裁判事,卻淪落前述窘境?究其原由,部分原因肇因於政客惡意製造對立、蓄意推行愚民政策所致。例如前述許宗力感慨陪審制違憲之論一出,幾乎在同一時間,蔡英文即對外宣示:「台灣的司法,須為人民的司法」,再次以「政治語言」對「法律觀點」進行詮解,刻意以牛頭對馬嘴,其心可議,動機可鄙,史上最有民的人民審判大概是黑暗時代百姓對巫婆的審判,彼時杯弓蛇影,人人都是巫婆,都該接受火刑。

蔡英文刻意形塑的司法未來圖像,如果僅是順從輿論及主流聲浪,則司法考試可優先廢除,每年尚可節省數十億的寶貴預算,案件全部委由街坊鄰里公審或坐在電腦前的鍵盤審判官裁決,反正制裁的對象都是人人喊打的老鼠、都是應受火刑的巫婆,法律所追求的真善美等至上價值,則無庸眷戀。

錢借貸

人民審判,全民審判,美好的時代即將來臨,蔡英文苦心擘畫的未來將造福萬代,然而,蔡英文莫忘,歷史上受人民審判而送上斷頭台的,並不乏君王…。

蔡英文刻意形塑的司法未來圖像
蔡英文刻意形塑的司法未來圖像
酷咖啡 Kool Caffè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