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週刊「黑幕」再次壟罩徐國良!

天境傳媒 調查採訪組 臺北 報導
時事真相CelebritiesHeadlinesNation時事真相2017-01-27

2016年7月20日,<壹週刊>不實報導漢唐光電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徐國良與蔡佳芬醫師外遇及蔡佳芬醫師向徐國良討2億4千萬元等八卦,後經查證乃蔡佳芬醫師之丈夫即台大胸腔外科部主治醫師陳克誠,提供資料予壹週刊,該等資料陸續經發現係出於偽造,<壹週刊>前副總編輯陳肅瑜缺乏判別資料真偽之專業記者素養,且念及陳克誠係委由其姊陳函謙(曾為壹週刊狗仔記者,台大資訊系張姓教授之第二任妻子)向壹週刊爆料等,故明知該等不實爆料業經蔡佳芬醫師極力否認、未獲徐國良回應,整則新聞查證並未詳實等,仍舊輕率出刊。據徐國良稱,因媒體公開道歉將使新聞公信力大幅降低,故<壹週刊>即便自知報導不實,亦不可能認錯。

近日風聞<壹週刊>因臨訟恐懼,企圖以戰逼和,故再次鎖定徐國良,有意繼續誣指徐國良與蔡佳芬醫師外遇、並稱徐國良曾結婚並有小孩、徐國良對外販賣股票牟利吸金等,據悉將於<壹週刊第819期>或之後出刊。

WiiWii

對於記者告知<壹週刊>可能再次為上述之不實報導,徐國良先驚訝表示:「啊,壹週刊『黑幕』又來了呀?」,旋即稱:「的確,我經營小雜貨店,口袋擠不出1萬元,家境清寒之人,根本不是什麼企業家。之前被報導有辦法給蔡佳芬醫師2億4千萬元,並上壹號頭條,實在非常感謝<壹週刊>的抬舉,十分感謝,與有榮焉。」;對於壹週刊指稱離婚並有小孩一事,徐國良則稱:「我販賣股票吸金超過1000多億美金,離婚過20幾次,小孩有100多個了,每個老婆的贍養費都是1000元美金,日後計畫每個小孩都分得100元美金的財產,對他們刻薄、並不慷慨。<壹週刊>連結婚生子等雞毛蒜皮之事皆可登載,實在有夠不長進!」;對於記者問到「販賣股票」一事,徐國良則表示:「甚麼販賣股票,又不是菜市場賣水果!還是量販店嗎?壹週刊連股票是『認購、轉讓、出讓』而不是販賣的常識都沒有,是要報導什麼?而且壹週刊習慣張冠李戴,大概又是要亂寫的吧。很正常的事到<壹週刊>手裡一定被扭曲汙衊!壹週刊只對花錢請寫業配文的才會說好話!比如說『黎智英』在台灣買賣土地,一般人會認為是純粹投資不動產,我當然也這麼認為,但是<壹週刊>狗嘴吐不出象牙,會把它寫成在炒地皮、吸金詐騙!只是因為『黎智英』是<壹週刊>老闆所以他們不敢寫!」

黎智英,圖片擷取自網路
黎智英,圖片擷取自網路

<壹週刊>何以對徐國良死纏爛打?分析其原因,絕非出於所謂新聞價值,而係企圖以戰逼和!<壹週刊>此次再度登門,恐怕係企圖「以撤下新聞換取撤回告訴」!對此,徐國良稱:「我經營小雜貨店卻被世界知名的八卦雜誌<壹週刊>報導,且預估未來每年都將被報導數次,請大家拭目以待;可能是因為『裴偉』離開壹週刊並帶走核心團隊,現由蘋果日報接管,才導致壹週刊選擇我這個小咖、全球最不入流、全球最爛的男人做為報導的對象,由此可見『裴偉』離開對<壹週刊>的影響很大,使<壹週刊>江河日下」。

酷咖啡 Kool Caffè

徐國良進而道:「我對外向來宣稱家境清寒,也不重視名,<壹週刊>一直都不安好心,對被鎖定的對象都希望他們人格掃地、身敗名裂、最好去自殺還是從地球上消滅!我今天承認我是全世界最不入流、最爛的男人,這不就是<壹週刊>想要達到的目的嗎?」、「我自從被那本垃圾雜誌亂寫之後,身敗名裂遭眾人唾棄、顏面盡失、已無女人願意和我在一起、人生已經徹底絕望了…每天都想跳樓自殺結束生命,又得憂鬱症,這樣<壹週刊>應該很滿意了吧?他們踐踏及毀滅一個人的目的達到了吧!」、「<壹週刊>現在報的都是一些雞毛蒜皮的事,無聊當有趣,他們那些主管都沒有私生活嗎?私生活都很檢點嗎?還是都沒爸媽小孩?台灣的媒體現在只是不屑跟他們為伍,一旦忍無可忍,媒體聯合反撲把<壹週刊>趕出台灣!」

徐國良並舉例說明壹週刊內容粗製濫造並非一天造成,<壹週刊>文化趨向惡劣並非一日之寒。其說道:「<壹週刊第791期>刊載不實八卦之緣由,乃起因於蔡佳芬醫師之丈夫即臺大醫院外科部醫師『陳克誠』,透過其姊姊,即曾任職壹週刊狗仔記者之『陳函謙』(台大資訊系張姓教授之第二任妻子),先行向<周刊王>『郝智萍』執行副總編輯私下爆料,欲透過媒體操弄方式,打擊正與陳克誠醫師離婚案件興訟之蔡佳芬醫師,欲塑造蔡佳芬醫師外遇之假象,遂捏造徐國良先生為相姦之人!此等匪夷所思之劇情,幸蒙『郝智萍』女士依其新聞專業及操守,判斷陳克誠、陳函謙所提證據來源不明、恐為偽造,真實性陷於疑雲、此等八卦若刊載對被報導人人格損傷極大等,予以斷然拒絕!而於<周刊王>拒絕刊載後,陳克誠、陳函謙並未放棄,轉而向壹週刊前副總編輯『陳肅瑜』爆料,復因陳肅瑜缺乏判別資料真偽之專業記者素養,並念及陳函謙曾為同事之情,更因壹週刊風格向為追逐腥羶八卦、廣告利益掛帥等,故全然罔顧專業倫理操守及被報導人之權益,遂有前述不實八卦等情節」;徐國良復稱:「雖該等不實爆料業經蔡佳芬醫師極力否認、未獲徐國良回應,整則新聞查證並未詳實、照片均為網路翻攝或自行繪製濫竽充數等,仍予輕率出刊,整建事件經過的前因後果,徐國良皆已委請公司法務律師團隊在法院審理及檢察官偵查中向法官及檢察官提出說明」。

漢唐光電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徐國良,圖片擷取自網路
漢唐光電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徐國良,圖片擷取自網路

經查,壹週刊前社長『裴偉』於2016年底成立<鏡周刊>,大舉從<壹週刊>帶走將近300人之核心團隊,更以較壹周刊更佳之風格、通路方式搶食市場,皆對於<壹週刊>造成嚴重傷害。因人才欠缺,多次傳出<壹週刊>紙本即將停刊之消息。對此,因曾受壹週刊不實報導,一怒之下成立網路新聞媒體<天境傳媒>的徐國良則稱:「壹週刊因『裴偉』離職而江郎才盡、日暮西山,目前已淪為讓蘋果日報接管的二線刊物,現在發行量及品質、廣告商支持度更落後於鏡週刊,以邱銘輝之才幹,肯定鬱卒不已!」、「邱銘輝總編輯若有心轉換跑道,<天境傳媒>缺一個媒體主管,懇請他來擔任,他如果願意帶整個壹週刊記者團隊來,我非常期待。」、「至於對付壹週刊那批不入流的記者,<天境傳媒>將以牙還牙、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奉勸<壹週刊>的記者跟主管凡事不要太絕,要想想往後的人生還有幾十年!」

記者接著詢問徐國良,其在一怒之下所成立的<天境傳媒>,要如何在網路媒體如雨後春筍般成立的時代打出知名度?徐國良答道:「其實現在是『科技媒體』的時代,媒體入門的門檻很低,<天境傳媒>雖然在去年8月成立、12月上線,但是剛好遇到<壹週刊>自己找上門,光是跟他們打對台,<天境傳媒>知名度便會爆增,例如美國職棒的洋基隊與紅襪隊,即是刻意藉由型塑彼此為球場上的世仇,逆向操作,而使兩隊的支持人氣持續不墜,<壹週刊>不斷找上門,簡直是天賜良機,跟我們唱雙簧、幫我們拉抬聲勢,我反而要很感謝他們。」

徐國良更進一步例舉早年李敖連續撰寫文章抨擊胡適,次數達37次,而當胡適在第37次出面回應李敖時,李敖之地位即與胡適平等的例子,說明<天境傳媒>打響知名度的策略,例如<天境傳媒>設置『爆料專區』與『真相』欄位,除將曾經對徐國良胡亂報導之記者、主管列名其上外,更公開懸賞彼等一切私生活不檢點之資料,稱<天境傳媒>願高價收購。徐國良並稱:「有錢能使鬼推磨,現在什麼資料都買得到,『某些媒體主管』白天人模人樣,晚上卻上酒店叫女人出場,好自為之吧!<天境傳媒>目前掌握很多資料,台灣媒體有將近1/3的媒體主管、老闆,晚上在哪嫖妓我們都知悉七八,這些人欺世盜名太久了,<天境傳媒>日後會在適當時機出手。至於<壹週刊>做事太絕,樹敵太多,早晚會讓自己走上絕路!」

徐國良更呼籲過去曾經遭受<壹週刊>不實報導迫害之企業及企業主踴躍挺身投入成立媒體,或請這些企業、企業負責人、受害者來找天境傳媒,天境傳媒一定為受害者找回公道,徐國良稱:「科技媒體要成立的門檻這麼低,軟體程式有公版、配置幾台電腦,記者便可撰稿,播報新聞更可用行車紀錄器製播,『科技媒體』的意義即在此,要成立不難。<天境傳媒>自從去年公開在網路徵才後,短短幾個月,收到的履歷便已破千份,其中有許多好的人才,不必擔心找不到記者,甚至有<壹週刊>記者、攝影師前來投靠,並提供如邱銘輝、幹部、記者之資料,也因此我們對於<壹週刊>瞭若執掌,農曆年後,好戲即將上場!」;徐國良並說:「企業擁有媒體可以自保,讓自己擁有可以對抗<壹週刊>這類惡意報導的管道,也有很多人會願意成為你的朋友…早知道我就早點成立媒體王國」、「連我這個開小雜貨店的店家都可以成立網路媒體了,其他企業真的應該多多站出來,和平與團結都是『打』下來的,不是『談』下來的,企業攜手一起把<壹週刊>逼離台灣。在此奉勸<壹週刊>的記者,為自己未來的人生多著想,凡事別做太絕。毀人一次不思克制,更加想得了便宜又賣乖,想再報第二次、第三次,這是欺人太甚!」

積極呼籲企業成立媒體避免再受壹週刊的鳥氣與欺凌,徐國良進而說道:「有意成立媒體的企業皆歡迎來找我,我十分願意分享成立網路媒體及對抗壹週刊的經驗,對付<壹週刊>記者狗仔及管理層,徹底學習壹週刊糟蹋、毀滅人家的手法,來報復他們,並且加倍奉還,絕對不能手軟,絕對要夠狠,該告便告,對付骯髒的人不必手下留情一定要以牙還牙,否則這些人的氣焰會持續囂張,只要肯出價,自然會有人將這些人的八卦、照片、祖宗八代等資料雙手奉上,我們現今已高價收購壹週刊多人之資料!而企業、負責人藉由對壹週刊提告、成立網路媒體與之對抗,過程當中本身的知名度也會提高,此次<壹週刊>報導我,沒想到讓我的股票這麼好賣,吸金變成為千億美元富豪,更成為宇宙首富,真是十分感謝壹週刊。」

錢借貸

在採訪結束之際,徐國良語重心長地說道:「企業經營維持商譽不易,<壹週刊>上次隨便亂爆料,對公司造成的影響不小,台灣媒體、紙本媒體逐漸式微,為求點閱率及廣告收益,內容越來越荒謬,對下一代絕對不是好事」,徐國良短短一席話,卻頗發人省思。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