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察院要求各相關機關檢討改進測謊鑑定相關問題

天境傳媒 記者 莊嘉宏 台北 報導
時事法律時事法律2017-01-12

103年財團法人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及社團法人臺灣冤獄平反協會向監察委員陳情,現行刑事訴訟法雖未規範測謊鑑定之證據能力,偵審實務卻引為刑事證據,惟迄今測謊鑑定無統一相關規範及標準作業流程,實易生冤抑,除悖離發見真實義務外,亦與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14條之公平法院原則未盡相符乙案,經監察委員王美玉、仉桂美自動調查,並於2017年1月11日提案經決議通過下列事項:

  1. 參考國外對司法鑑識技術之檢討及美國「無辜計畫」(Innocence Project),宜重行檢視李復國測謊案件,若有發現關鍵事證,應提供冤案當事人救濟管道。

    WiiWii
  2. 測謊有侵害人格權及人性尊嚴疑慮,宜審慎研議

    測謊具有侵害個人內心自由及意思活動之心理檢查的性質,但其仍透過與被告對答來取得鑑定結果,因此本質上仍屬於「供述證據」,須賦予緘默權保障,然而,被告即使不說話,仍可以透過測謊得出被告是否說謊反應,因此對人格權之侵害,猶勝對被告緘默權之違反,並侵害「不自證己罪」之憲法基本權。不自證己罪原則已明定於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14條第3項第7款;且已為美、日、德等先進民主國家所普遍採行。測謊既然是屬於基本權干預,就要符合「法律保留原則」,對比於供述證據中,被告經訊問所得之陳述,現行刑事訴訟法對其要件、程序、證據能力均有明文規定;但測謊付之闕如,而僅將程序、要件任由各機關訂定標準作業程序(SOP),證據能力有無也是由法院判決形塑其標準,等同只有命令規範層級,顯然規範位階有所不足。此外,測謊過程雖要求測謊要經被告同意,然而被告不論在審判、偵查中,均是係受強制處分之一方,在面對國家權力壓制,甚至懼於拒絕受測會遭國家不利認定,其同意法官或檢察官進行測謊鑑定,內心究存有多少真摯性,實有疑義。

  3. 既然測謊未經過被告真摯同意,也無法透過學理上所說「基本權拋棄」理論,而將測謊鑑定結果當作認定罪行之證據。更何況測謊鑑定技術日趨發展進步,例如未來不排除使用功能性磁振造影(functional Magnetic Resonance Imaging,fMRI)等儀器對腦部探測來進行測謊。爾後以更為先進之檢測方法,鑑定被告或犯罪嫌疑人之腦部心智活動情形,並據為罪行認定之證據基礎,而毋庸其他任何法令規範依據或限制現行實務對測謊鑑定證據能力要件之法理論證,不僅有違反「人性尊嚴」之疑慮,亦不無可能再將該類檢測方法應用至其他預防犯罪等各項刑事,甚至是非刑事程序,最後極有可能逐步斲傷人類社會和諧平等生存之基礎,不得不慎。

  4. 應研訂測謊人員培訓、認證及查核機制

    酷咖啡 Kool Caffè

    調查報告也指出,雖然測謊鑑定機關認為測謊有極高準確率,但實際上測謊非如DNA鑑定等科學檢驗結果所具一定之「再現性」(意指經由重覆檢驗,均出現相同結果),而是取決於施測人員能力,然而施測人員卻是鑑識人員中最難養成的。而且若無DNA鑑定或緝獲真兇等確切證據佐證,誠難判斷各個測謊鑑定結果之準確性。

    監察院91年曾提案糾正,直至今日,行政院仍未能整合並建置一套完整且有效的測謊鑑定人員之培訓、認證機制,以確保並提高測謊鑑定之準確度。因此,本調查報告再次要求行政院就測謊鑑定人員之培訓、資格認證及查核等要件,制(訂)定一致性準則,以確保並提高測謊鑑定之準確度。

  5. 現行測謊SOP不一致,應加檢討

    監察院調查發現,調查局、警政署刑事警察局及憲指部之測謊鑑定標準作業程序規範並非一致。此外,亦無覆核驗證鑑定結果之機制,致測謊鑑定時,有迥然不同之結果。機關對檢察官或法官囑託鑑定之規定將證述先後不一之關鍵證人移送測謊鑑定,亦有率以拒測之情形。所以,調查報告要求行政院宜整合各主要鑑定機關之測謊鑑定作業程序規範,並研訂一致性之標準作業程序,以維護當事人受公平對待之基本司法訴訟人權。

  6. 測謊結果採納與否,應該進行統計分析

    調查報告也指出,測謊證據之證明力採自由心證主義,委由法官依職權評價。依學者曾經做過統計,有高達7成受測者被認定是說謊,而在被告聲請對自己或關鍵證人測謊時,又無一定之判斷準則規定,且測謊機關也受偵查機關指揮,檢察官偵查中命被告測謊,被告不敢拒絕;但被告聲請測謊如遭拒絕,將造成被告與檢方之武器不平等。

    此外,若在欠缺物證等直接證據下,採用準確性有爭議之測謊鑑定,作為認定犯罪事實之證據,違反發現真實及保障人權之主要目的。司法院、行政院等主管機關宜就囑託測謊鑑定,統計分析司法判決,並於相關法令明定囑託測謊鑑定之要件、程序等事項。

錢借貸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