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愛戀扯上家庭,問題便不再單純

天境傳媒 - 社論
社論教育文化法律社論2016-12-16

同性婚議題近日沸沸揚揚,同性戀者共組家庭後,接踵而來必然要討論之問題為同性婚者能否收養。幾經深思,約略爬梳思考過程如下:

  1. 這不是一個應該用聯署、表決、投票、公投等任何多數決機制去處理的問題。因為不論法案通過或未通過,真正影響到的,是那群想要收養小孩的同性婚者,以及那群將被同性婚者收養的小孩。世俗眼光中正常男女組成的家庭,將不受影響,因此,這件事情不應用投票等多數決方式決定。
  2. 這不是一個應該用任何宗教教義闡釋後,加以「決定」的議題。
  3. 人類具有理性的能力,因此,人類的事情應該讓人類自己解決。
  4. 是否受同性吸引,純粹是自己決定自我性向的問題,東西方在這件事上,包容度不同,因此在同性戀衍生的諸多問題上,東方社會即便詮釋出全然不同於西方社會之結論,亦無需訝異。
  5. 「同性戀者,有無組織家庭的權利?」與「同性戀家庭,有無任收養小孩的權利?」,是兩個不同的問題。
  6. 「小孩有無拒絕同性戀家庭收養的權利?」、「小孩有無接受同性戀家庭收養的權利?」、「小孩有無拒絕異性戀家庭收養的權利?」、「小孩有無接受異性戀家庭收養的權利?」,這是四個不同的問題,且答案並非非A即B。
  7. 上述的 4.與5.是過去持續受忽視的基本權,這部分:
    1. 純粹用平等原則去討論(比如說異性戀者可以,所以同性戀者為什麼不可以?!),這類討論方式,檔次太低,我們會錯失洞見基本權的無限可能的契機。
    2. 純粹用憲法第22條的非列舉基本權去討論此類問題(比如說同性戀婚並未對社會造成傷害、同性戀婚收養小孩亦未經證實必然對小孩造成傷害、同性戀婚具有表徵人類性向自主決定的高度正面價值...應此應該開放),則顯得太鄉愿,這個議題不是法律系學生在國家考試上紙上談兵。
    3. 婚姻制度、家庭制度,都是早於憲法幾百年而存在的制度,因此憲法上有「制度性保障」的概念加以維護,但僅止於維護,因此嘗試從憲法的觀點,去闡釋「婚姻、家庭的真正內涵,頗令人費解,情況如同「拿著爸媽的結婚證書,嘗試從中推敲出為何要稱呼阿媽為阿媽?」,一樣的無謂。
    4. 只有自由權(婚姻自由),可以稍微觸及、解決一部分問題,相愛何其純粹,何須受他人點評?同性戀者成婚,根本非關他人。
    5. 至於「同性戀者結婚後可否收養小孩?」即非婚姻自由可以解決的問題,結婚並不等同能夠順利擁有子女?
    6. 問題剩下能不能收養,在此議題上:
      1. 由異性戀者決定能不能,是不對的。
      2. 由同性戀者決定能不能,是不對的。
      3. 由孩童決定能與不能,是不對的。

      何以都不對?因為這是一個相互影響的議題,因此不能交給其中一方去決定。怎麼辦?筆者認為不妨暫且存而不論。這不是一個該由憲法、法律、民主機制加以解決的問題。這是一個在法律上存在的問題,但不是一個現階段可以用法律加以解決的問題。這是一個道德問題,而且是還在發展中的道德問題。恰巧的是,法律不該針對還在發展中的道德問題,給予答案!

  8. 如果現在馬上要做出決定,則應多加著墨在保護小孩上,因為能否認養,對同性戀者的影響是:結婚之後,能否組建圓滿家庭進而實現自我,亦即,結婚之後,在婚姻家庭生活中的人格成長;但對被認養的小孩來說,則為自幼時即產生影響(不見得是好,也不見得是壞)。純粹就被影響的時間來看,小孩子人格發展的這段時間,顯然較重要。
  9. 再者,筆者並不贊成在等待實證研究「同性戀者收養小孩對小孩成長是否產生影響?」,這類問題有了答案之後,方決定同性戀者能不能認養小孩,因為此類研究,對同性戀者而言,是種褻瀆;對孩童而言,是種賭注!
  10. 回歸純粹的自由,筆者贊成同性戀者收養小孩,但亦認為必須讓小孩隨時有退場的機制,而且是全面性的退場機制。亦即,不論是同性戀者結婚或者異性戀者結婚後所生下或所收養的小孩,一旦那些孩子,有「備受歧視、感受不到愛、自我困惑的情況出現,都應該建構機制,讓那些出生便與眾不同的孩子,有退出那個家的方式。當愛戀扯上家庭,問題便不再單純,讓孩子在健康的家庭中長大,不單純是同性戀結婚者宿命上必須背負的沉痾,異性戀結婚者也不能例外。
WiiWii
酷咖啡 Kool Caffè
錢借貸

分享